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三十五章 真实の爱
    在这艘盖伦船上参观了整整三个小时,赵公子又兴致勃勃的在美人船艏像的注视下,到拉风的船头露天厕所上了个大号,这才心满意足的结束了行程。

    回去101舰,赵昊便迫不及待把自己往躺椅上一扔,准备好生休息下酸胀的双腿。

    王如龙也终于逮到机会,向公子汇报下一步的作战计划。

    谁知他还没开口,护卫便进来禀报说,大村家的领主大村纯忠,打着白旗坐小船来投降了……

    “没看见我正跟王大哥说话吗?让他在海上漂一会儿再说。”赵公子摆摆手,又对王如龙道:“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王如龙却无奈的合上手中的文件夹道:“唉。敌人投降的速度太快,我们的作战计划又得重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赵昊不由大笑起来道:“这就叫只要我投降的够快,活阎王的大炮就射不到我脸上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其实在堂·罗密欧·大村纯忠登台前,他任命福田浦奉行约翰·大村小方,就已经现过一次眼了。

    今日天亮之后,一艘小型舰和四艘快艇,载着一百名陆战队员登陆了福田浦码头。之所以没先用火炮开道,是因他们想弄些补给。

    舰队出海已经七天了,非但所有新鲜的蔬菜水果肉类行将消耗殆尽,就连船上的淡水也开始变味了。临来前,马如龙嘱咐带队的陆战大队一中队副队长西门青,就算村里别的没有,能搞到些吃的喝的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西门青作训服的左胸口位置,绣着三颗黑色铁星,表明他高级警司的身份。他也是戚家军出身,但队伍都打到福建了才入伍,所以没捞着什么战功,就被遣散回家了。蒙老上司召唤,加入江南集团后,每次手下士兵请他讲,在戚家军杀倭寇时的光辉事迹,他都感觉臊得慌。

    所以这回他发誓要干出个样儿来,证明自己当初只是因为入伍太晚,才没什么建树的。

    给老子足够的舞台,我一样能成为战功赫赫的名将!

    可惜在海警部队里,陆战队就是敲边鼓、当苦力的下等人,表现的机会着实不多。这次好容易得到个登陆打头阵的机会,他可不想白白浪费掉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,终于轮到我们陆战队露脸了!”402艇上,西门青激情澎湃的给手下们,作着战前动员。“咱们必须打个漂亮仗,让那些瞧不起咱们的家伙瞧瞧,咱们陆战队不是下等人!”

    “陆战队不是下等人!”陆战队员们登时怒槽全满,只是这个怒气的对象好像跑偏了。

    听得几个警务指导员一脑门子白毛汗,心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。抢我们台词不说,还挑拨内部矛盾。让我们战后怎么写报告啊?

    在赵公子亲自主持的警务工作会议中,明确了海警部队施行双主官制。各级军事主官主抓训练和作战。各级警务委员、教导员、指导员的职责,则是通过教育、监督、管理、服务等手段,来保证各级警官、广大警员忠诚守纪、作战勇敢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必须警惕警队中出现的任何不良苗头,当然什么理都得等作战结束了再论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在西门青的鼓动下,陆战队员们打起十二分精神,一下船就子弹上膛,还给隆庆式上了刺刀,排成鸳鸯阵缓缓挺进村子。

    谁知预想中凶恶的倭寇并未出现。因为村里人都跑光了,只有个武士打扮的髡头小个子,背上还插了根长长的背旗,大义凛然站在村口,哇啦哇啦也不知说了个啥。

    陆战队员们立即举枪瞄准,准备击毙这个日本张飞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们扣动扳机,那小个子便噗通跪在地上,小鸡啄米似的磕头开了。

    众警员面面相觑,西门青唯恐有诈,赶紧抬手示意部下止步。然后挥手命两个陆战队员小心上前,将其一把擒下,反剪双手提溜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这时,西门青才发现,那小日本的那面背旗上,一面赫然写着‘我命有限大明愛続’,另一面则写了个‘真实の爱’。

    待拎起他的脑袋时,又看到他额上系的白布条上,赫然写着‘大明?命’,那颗心还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西门青看得似懂非懂,赶紧叫来唐人翻译。翻译告诉他这人是在表达对大明的忠诚。‘我命有限大明愛続’,大概意思是我活着就会永远爱大明。‘真实の爱’意思是‘真的爱’。

    至于‘大明?命’是说大明是他的本命。大概就是他从一开始就爱大明,而且一直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呦,还挺狂热。”西门青不禁笑道:“那你问问这位精神大明人,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“小人大村小方,是此处的奉行。”原来这货就是准备尽忠职守的小方奉行。听了翻译,他忙虾米似的点头哈腰,满脸谄媚的笑容,就像当初迎接南蛮时一样发自肺腑,热热乎乎。

    “万分荣幸上朝天兵驾临这荒野之地,小人谨代表大村家,愿竭诚为天兵服务!”他弓着腰,脖子上挂的吊坠垂下来,却是好大的一个玉观音。

    “呦,还信佛呢。”见他态度还是蛮端正的,西门青神色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人自幼信佛,僧院法师赐乳名吉娃娃。”大村小方一脸虔诚道:“在小人心里,唯大明与佛祖不可辜负!”

    “唔,不错不错。”西门青虽然失望没了立战功的机会,不过能碰上这样乖巧的地方官,应该能漂亮的任务吧。

    便沉声问小方道:“你是这儿的头?那人都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躲到山上去了。”小方忙赔笑答道:“是小人让他们躲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翻译,西门青不由大怒,一巴掌抽在他脸上。“混蛋,你耍我?!”

    “大人息怒,小人是为了更好的孝敬天朝田军,才让他们上山躲藏的。”小方捂着半边肿了的脸,依然堆着灿烂的笑,仿佛挨打都光荣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屁话?”西门青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这些农民最狡猾了。”小方忙解释道:“小人要是直接命他们奉献,他们就会推三阻四,说什么都没有。其实他们有,打开他们的地板,不是在地窖里,会找到很多东西。有大米、豆子、盐、酒……应有尽有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西门青挥挥手,让几个陆战队员进去一间低矮的民房,依言起开了地板,果然发现隐蔽藏起来的粮食蔬菜、酒肉水果,甚至还有被绑住嘴和脚的活鸡。

    “这么丰富?”西门青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这些不是自己吃的,而是货物。”小方说道:“福田浦是南蛮靠岸的地方,我国的商人也会开船过来贸易,他们财大气粗,愿意出几倍的价钱够买补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西门青了然点点头,类似的情形他在耽罗城山浦也见过。显然那些村民逃走的太匆忙,没法带这么多东西进山,只能藏在家里。却不想被他们的奉行卖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出卖他们,好吗?”他有些鄙夷的看着小方。

    “小人这是在帮他们。”小方奉行振振有词道:“天军要是找不到补给,一怒之下肯定会烧村的。到时候这些东西也都会被烧毁,还不如拿出来奉献给天军,求天军留下他们的房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有道理。”西门青心说,看来摧毁江川城的消息已经传开了,惩戒舰队已经变成了莫可名状的大魔王。

    爽!

    ~~

    小村奉行是真卖力啊,带着陆战队员们,把村镇上几十家村民的库存,全都搬空了。甚至连他家主公预备给南蛮人的补给也没拉下。

    当然,他自己家的东西例外。

    目送着陆战队将补给一船船拉走,他还站在岸边在不断挥手,依依不舍道:“阿西大妈大!”

    “这话啥意思?”西门青问翻译。

    “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真心忠诚啊。”西门青结舌道:“比李朝人可局气多了。”

    听上司们说,李朝人是表起忠心比谁都积极,但真到了要他们出力的时候就缩头。说白了,就是光想赚天朝的便宜不想吃亏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,不过前提得把他们打服了。”那唐人翻译笑道:“当初净海王……”说着他忽然意识到,大明可是把汪直定性为倭寇的,赶紧打住。

    “不打紧,你随便说。”西门青摆摆手道。马委员下过命令,在教育警员时,要将汪直与倭寇区别看待,不能一概而论。虽然不知道究竟,但命令就是命令,执行就是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那人感激的连连点头,嗫喏几下嘴唇,却终究没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码头上,小方送走了前来打谷草的明朝人,还没松口气,就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他回头一看,便见滚滚烟尘之中,大村的旗帜腾云驾雾而来……这是因为马矮人也矮,烟尘连人带马都盖住了,只有高高的旗杆露在外面的缘故。

    见是当主亲自前来,小方奉行赶紧上前接驾。

    大村纯忠勒住马缰,从烟尘中探出头来,看着金光粼粼的福田浦上,那两艘惨兮兮的西洋船上,不见了蓝白各半、绣着王冠盾牌的葡萄牙皇家旗帜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,是绣着日月照海面的猩红旗帜,一看就是大明的旗号。

    这下最后一丝侥幸也破灭了,他无力的对小方道:“去,把预备给南蛮的犒劳都拿出来,吾要去劳军。”

    ps谁做过核酸检测,疼吗?鼻子还是嘴巴挨捅更舒服一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