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一十四章 开海大吉
    内阁小食堂,气氛诡异而焦灼。

    陈以勤终究是有脾气的,忍不住硬邦邦道:“高阁老好像坐错位子了吧?”

    “坐错了吗?”高拱一脸理所当然道:“老夫记得,两年前我就是次辅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陈以勤登时怒气一窒,闷声道:“规矩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高拱奇怪的看着他道:“嘉靖十一年,张文忠公致仕,翌年复为首相。十年后,夏贵溪革职闲住,十年后起复,同样为首相。这又是什么规矩?”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陈以勤脸涨得通红说不出话来。他总不能说,那是先帝瞎几把搞吧?

    “陈阁老,快坐吧坐吧。”眼看陈以勤要爆掉了,李春芳也顾不上和稀泥了,对高拱笑道:“说起来,当时高阁老就位列我之上,我看我也让一让,不如请上座吧?”

    说着便也作势要起身。

    赵贞吉也双手扶着桌案,准备跟着起身。

    高拱却只似笑非笑看着李春芳,用眼神告诉他,到底是谁一直在拦着自己起复,自己一清二楚!

    李春芳的脸也渐渐涨红,不是因为生气,而是感到羞愧。堂堂首辅居然如此害怕一个刚复职的阁员,真是丢尽了历代首辅的脸。

    但害怕就是害怕,他两腿有些发软,怎么都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高拱说话了,只听他淡淡笑道:“元辅说笑了,下官当初只是次辅,如今官复原职已是侥幸,从没有觊觎元辅之位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其实主要是他已经当了天官,再兼任首辅的话实在过于骇人听闻。至少在彻底站稳脚跟前,图谋首辅之位殊为不智。

    “无妨,高阁老德高望重,我愿意让这个位子。”李春芳强笑道。

    “您是想让我被那些,不怀好意的家伙群起攻之吗?”高拱哼一声,冷笑道:“哼,老夫已经被撵走一次了,不想再丢一次人了!”

    “哈,没有的事儿……”李春芳见状讪讪住口。怕是一方面,关键是听高拱亲口说,不打他首辅之位的主意,他就一下子失去了同仇敌忾的心情。

    首辅不站起来,赵贞吉一个刚入阁的阁员,自然也只好乖乖重新坐下了。

    只留一个陈以勤在那里坐也不是走也不是。

    坐,要饱受屈辱,成为笑柄。

    走,也就等于永远离开内阁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想到了千古艰难唯一死。这他娘的是在选择哪种死法吗?

    最终,还是士大夫的尊严占了上风,他朝高拱一拱手,冷笑道:“高阁老,高次辅,我祝你大展宏图,辅佐陛下一千年!”

    张居正险些没绷住笑出声来。活一千年的是王八啊……

    高拱既然已经达到目的,也就不争口舌之利了,便笑着点点头:“承你吉言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见跟他吵一架、出出气的打算也没戏了,陈以勤只能拂袖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“松谷公,不要冲动。”见陈以勤居然要走,李春芳大急,往后没了这缓冲,自己岂不要遭受高拱的贴身紧逼?这谁能顶得住啊。

    忙站起身叫他道:“有话好好说嘛。”

    “松谷公留步。”坐在门口的赵贞吉和张居正的,忙起身去拉陈以勤。

    陈以勤脚步不由一滞,这个台阶不下,往后高拱在内阁一日,自己就没脸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陈阁老,吃完饭再走嘛。内阁的伙食还是不错滴,我看你这二年都胖成球了。”高拱既然已经得罪了他,自然要把他撵出内阁,省得日后膈应。

    陈以勤老脸通红,他知道高拱这是在指责自己光吃干饭不干活。

    李春芳同样脸一红,他也胖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新郑公,少说两句吧,松谷公是虚胖。”张居正忙劝道:“这几年国事颓坏,也不全是我们的责任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手!”陈以勤闻言大怒,甩开张居正的手道:“张太岳,你不用在这里阴阳怪气!我知道你日盼夜盼,终于把撑腰的盼来了。告诉你,以高胡子这不能容人的恶劣品性,早晚也会跟你闹翻!”

    说着他用手拉开赵贞吉的手道:“大洲,抱歉,把你拉近火坑里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又看看李春芳,摇摇头,叹息道:“明天我就上本请辞,不能陪元辅到底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不顾众人的阻拦,昂然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自然也要不能免俗的作歌道:

    “汩没朝班愧不才,谁能低折向尘埃。

    青山得去且归去,官职有来还自来!”

    楼下大食堂的众司直郎和舍人,目瞪口呆的看着陈以勤下楼,径直出了食堂。

    “怎么,听着话的意思,陈阁老是要挂冠?”人们小声议论道:

    “高阁老也太猛了吧,一回来就把次辅撵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不禁悚然,心说果然高胡子一回来,内阁就又要进入多事之秋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当天下午,会食草草结束。

    一回到内阁议事堂,高拱便一屁股坐在陈以勤的位子上,开始履行起次辅的职责来。他走的时候就负责这一摊,回来接着就干,居然无缝连接。可见这两年朝政之凝滞,到了何等程度。

    李春芳和赵贞吉见状心中哀鸣,唉,这下陈阁老是彻底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但话说回来,高胡子霸道归霸道,能力也强得一塌糊涂。一下午的功夫,他便把陈以勤积压的国务全都处理完毕,交给首辅大人审阅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李春芳吃惊的戴上老花镜。

    “不然嘞?”高拱用一种人和人的实力不能一概而论的表情,看着李春芳道:“昔我太祖皇帝日均批奏章一千,我们这么多大学士,却还让奏章积压如山,也难怪国事会越来越坏。”

    “嗨,臣子怎么能与太祖相提并论……”李春芳讨了个没趣,忙把视线移回了奏章上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首辅专断阁事、专掌票拟,其余阁臣不能有所评议。哪怕是自嘉靖起,将朝政交由阁臣分管,但所有的票拟都需要首辅来决定可否,最后署名。所以首辅的权力之大,远非次辅和一般阁员可比。

    不过也得分首辅和次辅是谁。

    李春芳一连看了几份票拟,提了几次异议,都被高拱不软不硬的顶了回来。他也就无可奈何的从了。

    直到看见那份工部所上,‘奉旨考察胶莱运河现状疏’上的票拟时,李春芳终于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‘既然胶莱河不可开,则着户部从速按漕粮海运办。’

    短短一句话,就把之前朝廷吵破天的漕运之议给出了大结局……

    “这这,此事上次廷议争执颇大,内阁怎能一言决之?”李春芳拿起桌上的帕子擦擦汗,也说不出是燥热还是冷汗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一言决之呢,朱部堂那边,不是已经有考察结果了吗?”高拱伸出粗大的指头,点着桌上的工部题本道:“胶莱河中有分水岭横亘,两端海潮入侵河口,带来巨量泥沙淤积。而且就算不计成本的维护,全年运力也不会超过二十万石!”

    “是么,这么少?”李春芳也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这是开玩笑呢这是?!”高拱陡然提高声调,吹胡子瞪眼道:“谁提出的这馊主意,老夫非撤了那龟孙儿不可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李春芳确定自己淌的是冷汗了。

    “再说漕粮如何运输,素来由内阁决议便可,为何要到放到廷推上,那不是喝陈醋耍酒疯——没事儿找事儿吗?”高拱捋一把胡子道:“莫非从海里运来的粮食齁人?军民吃不得?”

    李春芳被问得哑口无言,直擦汗。

    赵贞吉只好帮腔道:“新郑公这话不能说错,但漕运乃百万漕工衣食所系,不能只论其本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百万漕工衣食所系,瞎扯淡!”高拱却不屑的挥下手道:“漕运那帮人真想保住的饭碗,就赶紧想法把运河修好,恢复漕运!”

    “可运河的问题在黄河,修不好黄河如何修运河?”赵贞吉皱眉道:“河道衙门和漕运衙门素来不对付,协调十分困难,什么时候恢复漕运,是漕运的人说了算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让河道总理兼着漕运总督,成了一家人不就好协调了吗?”高拱一挥手道:“我看下次廷推,可以议一下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赵贞吉被堵得语塞。虽然高拱语出粗俗,但句句说到点子上,让人无可反驳。

    李春芳闻言眼前一亮,虽然老高出口爆粗,让人不爽,但这法子确实是个好法子。这样自己也不用整天为了协调河道漕运而头大了。

    “而且那个漕粮海运,不是说得很清楚吗?到时候漕运恢复,他们可以一年只运十万石。公器在我之手,还怕它反悔不成?这种贴心的方案也反对的人,到底是何居心呀?”

    “就怕到时候,回不来了呀……”李春芳低声道:“海运的成本太低了,时间久了越来越多的人反对漕运,就是运河通了也白搭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如果人心所向,那就继续海运,没道理朝廷要一直牺牲老百姓,养着那群蛀虫!”高拱冷哼一声道:“多少年来,那帮子蛀虫挟漕自重,朝廷动不得、改不得,一动就以瘫痪漕运,漕丁造反为要挟,逼朝廷一次次让步。这次也该倒逼他们一下了,到时候是漕运改革降费,还是也学着人家搞海运,不管怎么选,都比现在这样只知道吸血强!”

    “就算有什么想不到的情况,到时候再说,因噎废食什么都别干了!”高拱说完双手撑着首辅的桌案,睥睨着李春芳道:“我的话讲完了,元辅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有,有道理……”李春芳被看的直发毛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请署名吧!”高拱拿起毛笔,几乎是塞到了李春芳手里。

    李春芳无奈,只好在出票人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