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六十七章 吕大侠
    退思园,眠风阁外书房。

    那给徐阶送信的家人,将海瑞的回信奉上。

    徐阁老接过信来,拿起桌上的玉柄银质开信刀,想要打开这封信。

    可开了几下都没成功,还险些划到手。

    “往常这都是徐璠的差事。”他自嘲的笑笑,将信封和开信刀递给了那家人。

    那家丁打扮的男子,须发花白、身材不高、面容沉毅,并不像普通的下人。

    其实他是徐家的门客,姓吕名光,当年也是赫赫有名的江湖大侠。

    可惜大明朝并不适合江湖人物生存,不然他的同行邵大侠也不会积极转型为掮客。

    吕大侠没有邵大侠那么幸运,他年轻时行走江湖,杀了人被官府通缉,只好潜逃到当时被鞑靼占领的河套,一住就是很多年。

    那些年里,他游走在汉蒙两族之间,对套内套外山川地形、人文风俗都十分了解。后来机缘巧合,成了三边总督曾铣的门客。

    吕光总结自己多年的心得,向曾铣提出了一套收复河套的方案。曾总督一看,感觉很赞,便把方案上报了朝廷,并让他进京游说。

    当时的内阁首辅,正是徐阶的老师夏言。夏言跟吕光谈过后,感觉很妥,便当成头等大事来办。在夏言的举荐下,嘉靖皇帝也觉得很顶,于是下旨廷议‘复套’。

    在夏言的推动下,复套方案很快通过了廷议,朝廷上下摩拳擦掌,眼看就要付诸实施了。

    那也是吕大侠此生最高光的时刻。

    可惜事到临头,嘉靖这个怂蛋又反悔了,开始找各种理由拖延。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次辅严嵩把握住嘉靖心态的变化,发动党羽上疏攻击夏言和曾铣,最终让皇帝以‘近臣勾结边将’之由,将夏言、曾铣都腰斩于市,天下冤之。复套之事自然不了了之,再无人敢提起。

    吕光虽然未被波及,但深感愧疚,暗中营救了被充军的曾铣家人,并不遗余力的为故主游说平反。最终在将近二十年后,也就是隆庆元年,徐阁老趁拨乱反正之机,为恩师平反,顺道也为曾铣昭雪。

    吕光感念徐阶之恩,便拜入徐阶门下,以仆从自居,旦夕护卫。

    去岁徐府败相显露,那些围绕在徐阁老身边的清客门人走了个干净,只有吕光没走,依然每晚为徐阁老守夜。

    徐阶自此愈发器重吕光,将其倚为心腹,所有大事都与他商议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吕光将信封裁开,双手奉给徐阁老,又帮他拿起桌上的叆叇。

    徐阶戴上老花镜,拿远了信纸眯眼一看,只见内容不长,只有寥寥数语:

    ‘瑞至松江日,满领教益,惟公相爱无异畴昔也,殊感殊感。近阅退田册,益知盛德出人意表。但所退数不多,再加清理行之可也。昔人改父之政,七屋之金须臾而散。公以父改子无所不可,亦无需尽退田产,可留田六千亩,并其余产业不动,足供公一家富贵矣……’

    这封信就像海瑞的为人,尖锐而直接。扣掉开头的客套话,便不客气的指出,徐家退田是退了,但数目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那到底退多少才合适?这次他给了个准数——留六千亩,其余全退。

    而且还特意指出,你家的工商产业、宅邸园林可以保留,这样徐家依然还是松江第一财主,夫复何求?

    其实说实在话,若非海瑞被赵昊用老人家的理论武装过,决定‘建立统一战线’,‘发展进步势力,争取中间势力,孤立顽固势力’……具体说就是,将大地主与工商地主、大商人和小地主分化开来,争取后三者,一起斗争大地主……

    否则以他的臭脾气,非让徐家把工商资产也吐干净不可。

    也许觉着实在太便宜徐家了。居然让他们在做了这么多坏事之后,还能全身而退!海瑞的语气也变得刻薄起来,用‘昔人改父之政,七屋之金须臾而散,公以父改子无所不可。’这样尖酸的话语,点明徐阁老是在‘以父改子’,让他掂量掂量,是身外之物重要,还是他儿子重要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徐阁老哑然失笑,将海瑞的信递给吕光道:“又是一头白眼狼,而且是吃人不吐骨头那种。”

    吕光快速扫一眼那封信,抬头看向徐阁老,见他虽然在笑,可笑容里满是肃杀之意,左眉突突直跳,显然是被海瑞激怒了。

    其实说实话,吕光觉得海瑞说得蛮有道理的。古人改父之过,七屋之金须臾而散。徐阁老的儿子坏事做尽,还直接导致了一位巡抚重伤昏迷至今。要想赎其罪,恐怕七屋之金都不够吧?得十屋,十四屋?

    他是亲眼见过首辅和总督被腰斩弃市,家破人亡的,自然觉得身外之物无法与‘人平安、家宅宁’相比。

    可对有些人来说,经过再多的廉政教育,也无法改变其舍命不舍财的贪婪本性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只见徐阁老的笑容愈发冷冽,咬牙切齿恨声道:“太过分了!太可恶了!早知今日,当初就不该救这狼心狗肺的东西,让他死在诏狱里多干净!”

    “主人息怒,”吕光忙劝徐阶保持冷静道:“如果不答应海瑞,只怕他会对我们下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他是应天巡抚,持王命旗牌,还有青天之名,握着无数豪势之家的把柄,江南没人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徐阶冷冷一笑道:“可江南不过大明,他上头有南京还有北京的朝廷,那里有的是人能找他麻烦,能让他滚蛋!”

    说着徐阁老捻起兰花指,轻蔑一笑道:“保住我徐家,一百万两就绰绰有余了。四十六万亩良田,能卖白银一千万两了。这种血亏的买卖谁愿做?!”

    “主人,跟海瑞对抗的风险,还是不小的……”吕光又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徐阶忽然低沉下来,幽幽一叹道:“但老夫不能再退了。当年抄严阁老家,也只抄出金一万多两,银两百多万两,房屋宅基地五十七所,田地山塘两万多亩,各式金银器皿、玉器、首饰、家具和珍贵字画、书籍上千件。就这样,都被朝廷刻成《天水冰山录》出版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老夫家里居然比严阁老还夸张……”

    ps第三更求月票,再写一章还大前天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