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老姜
    海瑞改变主意,让赵昊乐得呗儿呗儿直蹦,早饭吃的格外香甜。

    赵立本被三角稞粘掉了假牙,守着巧巧烹制的一桌子美食动不了筷子,只能喝点稀粥勉强果腹这样子。

    老爷子不爽的提醒孙子道:“别高兴太找,姓海的冷不冷桑去,还两缩嘞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他不光饭没法吃了,说话还漏风。

    “噗呲……”赵守业一口粥喷出来,赵昊也捧着肚子吃吃直笑。

    一旁伺候的侍女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,一般情况下不会笑,除非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,一点同情心都没有,你们还不如个孩子!”赵立本气得胡子直翘,指着埋头扒饭的小孙女道:“康康,小芸儿就没臊老子!”

    小芸儿难得被爷爷表扬,咧嘴一笑,原来她正在换牙,同样没有门牙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老爷子翻翻白眼,拍着桌子朝管家吆喝道:“修牙师傅怎么还不来,老纸没饿始也要被气始喽!”

    说完便气哼哼回屋,再不搭理任何人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修牙的师傅为赵立本重新镶好了义齿,老爷子这才重开尊口,黑着脸问赵昊道:

    “备推名单已经定下了,你准备怎么把海瑞加进去?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人退出不就得了。”赵昊给爷爷端了碗巧巧做的甜豆花,讨好的笑道:“修牙师傅嘱咐,三天之内不要吃硬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。”赵立本瞥他一眼,这才稍稍消了气,端着薄瓷碗一边吃着豆花,一边道:“你准备让谁退出?”

    “徐阁老四个人选里,我能试着劝劝三个。”赵昊寻思道:“跟吴叔叔约了下午在龙江船厂见,到时候先劝劝他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能劝退三个了,索性加把劲儿,全都让他们缩头得了。”赵立本冷声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啊,这么弔?”赵昊张大嘴巴。“孙儿只怕做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,顺势而为罢了。谁都知道,下任应天巡抚不好干,弄不好就要身败名裂,他们只会感谢你的。”

    赵立本终于找回了点儿爷爷的尊严,得意的为孙子分解起来。

    他告诉赵昊,你是当局者迷,才会觉得谁都会对应天巡抚之位垂涎三尺。但其实,对那名单上的四人来说,还真不一定稀罕。

    吴时来操江,邹应龙管盐,又清心油水又足,那都是一等一的肥缺,给个总督也不换。谁还稀罕个巡抚?

    就连姜宝这个从四品的南京国子监祭酒,若能当上三品巡抚,可谓连升三级,按说该求之不得吧?

    可人家走的是翰林清流路线,礼部侍郎才是他的目标,拐到地方当官对他仕途帮助不大,只会自曝其短,所以也不会有太大兴趣。

    只有在四省交界的山沟沟里当巡抚的曹三旸,才会真正稀罕这个应天巡抚。可他去岁年底刚因为替九大家平事儿,被皇帝从顺天府尹位上撵出京城,才会落去那鬼地方。

    稍微吓唬他一下,他八成就不敢再蹚这浑水了。

    让老爷子这一说,赵昊豁然开朗,好像还真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不过爷爷,咱们要是真把徐阁老名单的四人都按下去,会不会太高调了点儿?”赵公子时时刻刻不忘本朝太祖的九字方针,始终不愿太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怎么比我个老头子还畏手畏脚?”赵立本却不以为意道:“刚说了,我们不过是顺势而为。不是大势如此,想改变一位正三品大员的立场,那是要复出极大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昊点点头,这个他认可。

    正如徐家软硬兼施也无法改变林润的立场一般,独当一面的大员都有自己的信条、自己的山头、自己的追求的——有人追求历史评价,有人追求继续高升,有人追求做一番事业。

    至于金钱,反而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钞能力免疫啊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跟别人说,自己让四位大员都缩了头,也得有人信才行。”赵立本揶揄一笑道:“难道他们还会对人说不成?所有人都会理所当然的,将之视为大势所趋而已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老爷子压低声音道:“我们要的就是这个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昊明白了,也轻声道:“就是要造成一种徐家大势已去的景象?”

    “聪明,不愧是我老赵的种。”赵立本欣慰的点点头,终于忘记了仇。“咱们大明下头的官员、士绅、百姓,有一个说一个,都喜欢穿凿附会,胡猜乱想朝廷的风向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难怪,谁让朝廷好多事都不明说呢。”赵公子老脸一热,作为前世的一名大棋党,感觉受到了无心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这不废话吗?能明说的还叫机密吗?”赵立本白他一眼道:“别打岔!江南远离北京,就更是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老爷子用沧桑的语气道:“什么叫大势已去?大家都认为你大势已去,你就真的大势已去了……到时候就等着看墙倒众人推的好戏吧。”

    赵昊分明看到,赵立本眼角泛着泪花,显然老爷子也不慎伤到了他自己个儿。

    是啊,当初赵立本之所以黯然倒台,不就是这种情况吗?大家都认为高拱要收拾他了,便纷纷与他划清界限,甚至落井下石,以讨高拱欢心。

    其实人家高拱还没出招呢,赵立本就先被手脚麻利的同僚们给办了……

    啊,这是多么痛的领悟。

    老爷子四十五度角仰望着房顶,嘴硬道:“老夫被灰迷了眼。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被老爷子说服了,决定给江南官民制造徐家大势已去的景象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他跟邹应龙从没打过交道,想找人去当个说客也不知道谁合适。

    见他没法子,老爷子才自得一笑道:“还是爷爷走一遭吧,当年我在南户部管着两淮盐引,没少跟他打交道,还是有几分香火情的。”

    没有这份香火情在,赵立本就是再能干,那帮狂妄自大的盐商,也不会认他这个过气侍郎当调停人的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果然关键时刻还得靠爷爷啊。”赵公子适时奉上马屁,给今日受伤过多的老爷子,进行心理按摩。

    “哼哼,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,懂不懂?”赵立本敲他脑袋一下,警告道:“以后不许笑话老子!”

    ps三连更之第一更。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