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三百一十四章 众望所归
    另一辆马车上,王梦祥和王世懋也是无限感慨。

    “服了,真服了。”王梦祥苦笑道:“老夫再也不说自己有远见了,跟公子一比我就是老眼昏花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成什么了,瞎子吗?”王世懋也失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想起当初吴淞江堤竣工庆典,他们想要拉赵昊入伙九大家时,却遭到他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当时虽然赵公子一番义正辞严,说得两人汗流浃背。但过后再想想,难免会觉得这位公子有些过于理想化,太小心了点儿。

    如今世风日下,王法如摆设,笑贫不笑娼。那真叫个撑死胆大的、饿死胆小的。

    ‘不作恶事、不违法度’,如何能发展壮大?

    要说违法的恶事,谁有徐家做的多?人家还不是成为江南第一豪族,谁也奈何不了他们?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这才过了两个月不到,徐家坏事做绝,干犯天条,就要遭报应了……

    此刻再回味赵公子那八字真言,两人方品出其中滋味,这才真是堂堂正正的王道啊。

    当他们彻底明白这一点,再不做它想时,赵昊身边最好的位置,已经被华家和江小姐占据了……

    “别说公子了,就是华太师的眼光,也比老夫高明太多。”王梦祥感觉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这一慢二看,最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王世懋也感觉很遗憾,但他比王梦祥看得开。便劝道:“老叔何必为过去的事后悔?我们得到的已经是旁人羡慕不来的了。如今公子正欲大展宏图,咱们好生为公司尽心竭力,将来一定能赶上华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,还是贤侄看得透啊。”王梦祥神情一振,一拍大腿道:“好,公司在浦东遇上麻烦了,老夫回头便主动请缨,去啃这块硬骨头!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能闲着。”王世懋也深受感染,平生头次主动承担责任道:“公子一直心心念念的苏州造船场,就由我来拿下!”

    苏州造船场在太仓,是江南两大船场之一,规模仅次于南京的龙江船场。

    赵公子要走向海洋,不打这两大船场的主意是不可能的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这会儿,在陆匡的邀请下,顾大绶、项元汴和钱若水三个,到陆园续摊……写作‘续摊’,读作‘续谈’。

    当时在画舫斋事出突然,赵昊又有大义名分,将反对他和支持徐家挂钩。这八大家中的四家迫于形势没法唱反调。

    只能眼睁睁看着赵昊在另三家、洞庭商帮、盐商、徽商的支持下,在原本的体系之外,建立了一个新的联盟,并顺理成章坐上了盟主的位子。

    他们措手不及,被牵着鼻子走,回来后当然要商量下日后的对策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,九大家就这么成为历史了?”钱若水有些怅然若失道:“有二十年了吧,就这么烟消云散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项元汴闷声道:“九大家早就臭了牌子了,就算没有今天这一出,我也早就想另起炉灶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的船就被徐家烧了……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老项今天居然没发飙。”酒席上,陆匡笑着揶揄项元汴道:“就这么眼睁睁看那赵公子,招呼都不打,就坐上盟主的位子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上次徐瑛要坐这位子,被你怼的满头包啊。”顾大绶也笑道。

    “嘿,少他妈哪壶不开提哪壶!”项元汴啐道:“徐瑛什么玩意儿?仗着他老子的名头就想骑在老子脖上撒尿,怼他是轻的,把他绑在船上一把火烧了才解恨!”

    “那赵公子骑在你脖子上,就不一个味儿了?”钱若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跟着一起挤兑项冬瓜。

    “行啦,少在这儿阴阳怪气,真当老子是傻子啊?”项元汴哼一声道:“当我看不出来今天这一场,说白了就是跟徐家划清界限的,老子就是气炸了肺,也得忍着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老项也懂权宜啊。”顾大绶闻言笑道:“当时应付过去,事后不认,倒也是个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还真说错了。”项元汴呷一口烈酒,呲牙咧嘴道:“我挺欣赏这小子的,年纪轻轻,就在北京、江南各创下好大事业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瞥一眼三人,冷笑道:“说句不中听,咱们这些靠着祖宗混饭吃的,跟人家赵昊比起来,那真是跷脚驴子跟马跑,一辈子也赶不上!”

    这话果然不中听,把三人憋的脸通红,却又没法反驳,因为项冬瓜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这一年多,老子也不是没想靠自己趟条路出来。可结果呢,赔了夫人又折兵,还是搞得一团糟。”项元汴郁郁的叹口气道:

    “所以在画舫斋时,看着那小子霸气四射的样子,老子忽然觉得,跟着他混的话,肯定比咱们自己瞎闯要强得多。所以老子想给他个机会看看,只要他能带着咱们回到正轨,老子就服他,就认他当这个头儿!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得三人默默点头,这一年来,大家过的确实很迷茫,失去了主心骨,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。

    江南公司和赵公子,似乎完全可以充当这角色。就像项元汴说的,只要他能带着大家做大做强、再创辉煌,是不是被强迫加入的,有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半晌沉默后,三人一齐叹道:“确实该掀篇了。”

    顾大绶心说晚上要跟大栋同榻而眠,好生增加下兄弟感情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咱们这次能赢吗?”陆匡难免还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至少输不了。”项元汴淡淡道:“不说别的,单想咱们今天是怎么逆来顺受的,就该清楚徐家如今的处境是何其恶劣。就算没有赵公子召集大伙儿针对他们,接下来徐家的日子也会异常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”三人深以为然:“不过徐阁老肯定要设法自救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陆府管家进来禀报说,有华亭徐家管事徐大,送来徐阁老的请帖。

    “还真不经念叨。”陆匡不禁失笑,接过请柬一看,递给三人道:“徐阁老邀请我去吃他的寿酒了。估计你们三家也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晚了一步,怕是没几家会去了。”顾大绶便怪笑道:“反正我那天会生病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赵公子算准了这一出,所以才抢在徐阁老前头,公布了徐家的罪状?”钱若水佩服得五体投地道:“这招绝户计,可挖断了徐家的命根子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没有郑元韶的供状,大家碍于颜面总是要去一遭华亭的,到时候让徐阁老一忽悠,谁知道会有多少人,稀里糊涂上了他的船?

    “哈哈,怎么样,这下信老子了吧?”项元汴得意坏了。

    ps第二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