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九十五章 烈火金刚
    巡抚行辕内已经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无数军士提着水桶,端着水盆,冲向内院救火。

    巡抚大人的卧房已成一片火海,火势还迅速向两边的房间烧去。

    这年代的建筑装修乃至家具,全部是各式各样的木头所制,一旦着起火来,一桶桶井水不断泼洒上去,根本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只能等它烧完拉倒。

    军士们绝望的看着燃烧火炉似的卧房内,中丞大人怕是凶多吉少了……

    “完蛋了,都怪我,干嘛要跟中丞喝酒……”郑元韶的双眼一片赤红,也不知是被火光映的还是烟气熏的。

    “我该跟中丞一起醉过去的。”他失魂落魄的喃喃道:“中丞,我来啦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便朝着火海冲去。

    “快拉住他!”冯千户大喝一声,兵士们忙死死拽住伤心欲绝的郑副使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士兵找来了一床厚厚的棉被,冯千户一把夺过来,裹在身上喝道:“淋水!”

    “千户,还是我们进去吧!”手下劝道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冯千户咆哮道:“浇水!”

    军士们只好将数桶井水泼在棉被上。

    浇水时,冯千户厉声问郑元韶:“中丞在哪?”

    “床上。”郑元韶失声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拼了!”冯千户嘶吼一声,双手攥住沉重的湿棉被,冲进了火场中。

    “掩护千户!”兵士们赶紧从门口屋里疯狂泼水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冯千户就像冲了炉膛一般,眼前四周全都是火,火光熏得他睁眼都困难。

    滚滚浓烟让他剧烈咳嗽,冯千户赶紧用被角捂住口鼻。

    身上棉被腾起白色的蒸汽,用不了多会儿就会着起火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顾不了那么多了,他眯着眼勉强辨明了里间的门口,闷头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进去就被脚下一人绊了一跤,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在地。他赶紧蹲下查看,依稀能看出,是被烧的半焦的林三。

    冯千户发现蹲下来会好受不少,便手脚并用朝着床头爬去。

    却见熊熊燃烧的架子床上,并无半分人影。

    冯千户不禁大骇,心说难道烧成灰了?

    这时他已经意识模糊,身上的被子也开始冒火,脚下的皮靴都被烧穿了个洞。

    冯千户实在坚持不下去,准备转身爬出火海时,余光却瞥见墙角下似乎有条人影。

    他赶紧爬过去查看,这才是要找的林润。

    冯千户扑在林润身上,压灭了他身上的火。然后凭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意志力,抱起他来冲出了卧房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这时外头的兵士推来了水龙车,将水柱射入门中,终于勉强压制住了凶猛的火势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把心揪成一团,感觉每一瞬的时间都是那样的漫长。

    当人们快要在煎熬中窒息时,忽见一个硕大的影子从火海中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,出来了!”众人激动的欢呼起来,忙为那火影泼水灭火。

    冯千户一冲出来,便猝然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军士们赶紧掀开那黑乎乎,还冒着烟的被子,扶起满脸燎泡,头发枯黄卷曲的冯千户,给他灌水压人中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发现冯千户还带了个黑乎乎的人出来,那人头发眉毛已经被烧光,全身一片漆黑间杂着触目惊心的红色,只能从五官轮廓依稀看出是林中丞来。

    一众属官赶紧围上来,大声叫道:“中丞,中丞,快醒醒啊!”

    可林润依然毫无反应、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看着风华绝代的林中丞,被烧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郑元韶两眼发直,感觉脑袋像要裂开了一样。

    一个姓牛的按察佥事颤抖着伸出手,抱着最后的希望,探了探林润的鼻息,忽然激动道:“还有气儿!”

    这一声就像一道晴天霹雳,直接劈中了郑元韶的脑门儿。

    “快叫大夫来,中丞还活着!”官员们纷纷高叫起来,都没人注意到郑副使直挺挺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之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救人上。此时救出了林润,他们才注意到火势已经蔓延开来,不远处的签押房也凶猛烧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看守签押房的护卫惊得猛拍大腿,这下里头的账册全完了!

    “后宅保不住了,快把垂花门两边能着火的全拆了,别再烧到前院去!”牛佥事赶紧下令众人止损。

    军士们慌忙依命而行,尽全力将火势控制在后院中。

    盏茶功夫,上海知县张嵿带着几个花白胡子的老医生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救中丞!”兵士们急的拔出刀来,朝着几个老大夫嚷嚷道:“救不回来,你们也别活了!”

    几个老大夫赶忙战战兢兢上前,给林润把脉诊治。

    看着堂堂巡抚居然在自己的县里被烧成重伤,张嵿一阵天旋地转,险些晕过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屏住呼吸,等待审判的结果。

    然而等来的却是大夫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“中丞伤得太重,我等无能为力,只能帮他清理下口鼻,让他舒服点,再灌点蜂蜜水,以防火毒攻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试试就敢说不行?!”官员们急躁的厉喝道:“你们真是活腻了是吧?!”

    “我们真没那个本事啊。”大夫们苦苦解释道:“贸然治疗只会适得其反,让中丞彻底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嵿闻言一愣,沉声问道:“那谁能救得了中丞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人能救中丞,那一定是江南医院了。”大夫们忙甩锅道:

    “天下皆知‘万密斋的方、李时珍的药’,还有外科圣手李沦溟,这三位都在江南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把他们请来!”牛佥事便高声下令。

    “最好还是直接把中丞送去,一是节省时间,二是听说江南医院的治疗条件,是大明最好的。”大夫们忙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你,快马加鞭,去通知江南医院做好准备。”牛佥事觉得有道理,便沉声道:“备最快的船,这就出发去昆山!”

    此去昆山是逆流,其实骑马和坐车都比坐船快,可那样太颠簸了,中丞怕是没到江南医院,就被活活颠死了。

    张嵿马上命人打开城门,放昆山报信的骑手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然后众人小心将林润抬到船上,牛佥事和两名大夫随船照料林中丞。

    又安排了四十名身强力壮的船夫交替划桨,摸黑沿江逆流而上。

    幸好吴淞江已经进入枯水期,水流缓慢。几十只船桨同时拼命滑动,逆行起来也一点儿都不慢。

    ps四连更之第一更,好吧,我终究心软了。还你们林中丞。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