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六十六章 最佳拍档
    科学号上。

    “兄长息怒。”江雪迎忙柔声安慰道:

    “徐家也只敢在背后捣鬼,林中丞这一回来,他们肯定会缩头的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她又夸赞赵昊道:“何况兄长仗义出手、一锤定音,这场乱子很快会消停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妹子。”赵昊闻言,歉意对江雪迎道:“也没提前跟你通气,就做了这么多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反正兄长做什么,小妹都是支持的。”江雪迎如水莲花般温柔的笑笑道:“先说再做,先做再说都没区别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正色道:“而且小妹算了一下,其实实际花费比大家想象的都少。”

    “哦,怎么讲?”赵公子是打的一年三到四百万两的谱,虽然债券不愁没人买,可光付利息就能心疼死他。

    听说能少借一点,他自然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兄长考校小妹了。”江雪迎羞羞一笑,便脆生生为他报账道:

    “苏州生产的绸缎有十几种,价格差异很大。平均下来一匹绸大概是二两银左右,但那是正常年景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今年应该便宜不少。”赵公子点点头:“听说生丝价格还不到去年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生丝,其它物料和人工都有所下降。目前,一匹丝绸的发货价大概是一两四钱。其中生丝成本七钱,其它物料和税一钱五,人工一钱五分,还有分摊的织造局常例,大概也是一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还余下三钱,便是织户和洞庭商会的利润了。”只听江雪迎鞭辟入里的分析道:“洞庭商会产前产后两头吃,利润势必远大于织户。我们姑且算他每匹绸得两钱利吧,估计只多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真不少。”赵昊轻轻吹下口哨道:“算两百万匹丝绸的话,他们也能从咱们这里赚走四十万两了。”

    “净赚四十万两已经够便宜他们,不能再得寸进尺了。所以织造局的常例砍掉之后,保护价也应该降一钱。”江雪迎淡淡道:“因此是一两三,而不是一两四,这样只需要两百六十万两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且至少要分三批结款,这样我们只需要九十万两就能应付一个月。”谈起生意经,江妹妹整个人都在发光。

    “除了第一笔要现付之外,其余两笔都可以放到年前结就成。而且新年前,家家户户都会做新衣,届时绸布的价格定然反弹,我们想想办法低价走量,出一半货应该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至少能回笼一半的资金。所以拢共只需发一百三十万两的可转债就够了。”江雪迎邀功似的笑成了小猫道:“一下子减去了一半多,小妹是不是很能干?”

    “能干能干,太能干了!”三百万两一下子减掉一半多,赵昊开心的恨不得亲江妹妹一口。

    “有妹子这样的好搭档,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!”

    “能跟兄长一起……做一番事业,才是小妹的福分。”江雪迎红彤彤着小脸道:“兄长雄才大略、高瞻远瞩,小妹不过是给你当当管家婆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两人身后的马秘书,都要替小县主绝望了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看天空,为了还不刮北风?

    ~~

    那厢间,林润带人弹压了盘门外的骚乱后,却没有进一步行动,只命官军进驻了临近的校场。

    然后他与蔡知府接见了洞庭商会的一众高层。

    蔡国熙难掩兴奋的对他们嚷嚷道:

    “中丞大人已经首肯了你们的方案,接下来,就看诸位的表现了!”

    今日商会四人的站位悄然变化。

    翁会长虽仍站在最前头,却让刘正齐与他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之前那爱出风头的许志向,则乖乖与翁凡站在了两人身后。

    显然,已经完成了他们的重新定位。

    翁会长便笑着看向刘正齐道:“老朽老不中用,只能拜托刘会长替我冒这个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会长言重了,在下责无旁贷。”刘正齐腮帮子激动的微微哆嗦,又向巡抚和知府表态,一定使命必达、不负重托!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巡抚也难得露出笑容,拍了拍刘正齐的肩膀道:“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。本院不会忘记刘员外挺身而出的英姿。”

    “是!请中丞放心!”刘正齐的胸脯一下挺得老高,带着许志向和翁凡,再次向巡抚大人行礼,然后便昂首大步出了校场,向着被乱民占领的苏州城而去。

    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哩。

    其实还好。洞庭商会虽然对百姓多有盘剥,却也是苏州百姓衣食所系。

    就算泼皮暴徒要对他们下手,织工织户们也不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但也不可否认,这时候进城是需要巨大的勇气的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三人兜了个大圈子,来到紧闭的阊门下,然后让保镖朝城上吆喝起来。

    “洞庭商会两位副会长,并翁会长全权代表在此,城里现在谁说了算?让他来城头相见!”

    其实他们早打听清楚了,占据盘门的是东采莲巷的大织户陆乙。

    陆乙原不姓陆,是投献在陆家之后才改的姓。城内乱起来不久,他便带领自己工场的两百多织工,把个盘门给占了,也没人敢跟他抢。

    听到吆喝,陆乙便让人放下篮子,将三人缒入城中。

    “三位这是打哪来?”陆乙虽有陆家做靠山,但和洞庭商会的关系还不错。

    尤其是今年海上的商路一断,就更要指望商会过日子了。

    “从林中丞那里来的。”刘正齐居中而立,神态淡定道:“来看看城里闹成什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陆乙闻言面现喜色道:“中丞赶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苏州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中丞能不回来?”刘正齐白他一眼道:“怎么,这几天可威风了,当上守门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嗨,员外当我愿意来啊?”陆乙苦笑一声道:“是奉了我们大爷之命。这鸣鼎食的陆家,总不能连出城的门儿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“嗯,这很合理。”刘正齐点点头道:“那陆老爷对眼下的事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看?当然是希望赶紧天下太平了。”陆乙正色道:“可是那帮家伙闹得太凶,扬言这次谁要敢怂,就灭了谁家,怕是不好收场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就打算这么一直闹下去?”一旁的徐员外冷哼一声道:“再闹下去就是谋反了,到时候来的就是官军了!”

    ps第二更,下一更明早起来再发了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