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三十三章 诊病
    翌日晌午,三沙沙船帮码头。

    这会儿,忙了一上午的水手和搬运工们,全都回镇上吃饭去了。只留几个帮众,在草棚子底下一边嚼着干粮,一边看守码头的货物和船只。

    忽然看见一艘没有悬挂沙船帮旗号的沙船,从南面缓缓驶近了码头。帮众们忙丢下干粮,拿起兵刃走到栈桥边,警惕的看着想要靠岸的船只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沙船帮的码头,外人不可随便停靠,赶紧离开!”小头目高声警告起来。

    那艘沙船上便现出个扎着双揪揪,半披着头发,穿着长衣长裤的小童,脆生生对他们说道: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禀报你们沈夫人,她请的李神医到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李神医,没听说过。”帮众们挠挠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就赶紧让人去问问。”小童趾高气昂道:“我们先生只等盏茶工夫,过时不候!”

    “嚯,好大的口气。”小头目被小童唬住,赶紧让人去镇上问问。

    谁知转眼工夫,去的人便匆匆返回,身后还跟着个手大脚大的浓眉汉子。

    那大汉远远的就扯着嗓子大喊道:“神医啊,请留步,等一等!”

    小童吓一跳。“我去,这么快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夫人吩咐小人,这两天一直在码头候着。没成想就回家吃饭的工夫,神医便到了。”大汉一边解释,一边走近那沙船。

    看清那小童的长相后,他不禁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啊,你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大汉下意识刚要下拜,却见对方朝自己递个眼色,没好气道:“懂不懂礼貌,还不快迎接神医。”

    浓眉汉子这才知道事情并不简单,便硬生生咽下话头,上前与小童一块掀起舱帘。

    “恭请神医莅临三沙。”

    船舱里,便走出个四五十岁,仙风道骨的大夫。正是江南医院副院长、名满天下的李时珍。

    李时珍这次,就是个么得感情的工具人。他只点点头,便在那小童的搀扶下,稳步下了沙船。

    “请神医稍后,我们夫人马上就亲来迎接。”浓眉汉子忙躬身道。

    李时珍看一眼小童,小童便代他答道:“我家先生坐船久了,想走两步活动下筋骨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浓眉汉子见李时珍点头,赶紧接过药箱,头前带路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小童自然是赵昊所扮了。

    他劝服了徒弟,打消了妹子们的顾虑,打扮成李时珍的药童,跟着来了三沙岛。

    有道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,他得亲眼看看沙船帮到底是个什么样子,值不值得自己争取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跟在李时珍背后,东瞅瞅西看看,一副天真烂漫样子,倒一点都不违和。

    李时珍和高武、马应龙几个,却只觉得一阵阵汗毛直竖。

    夭寿啊,老黄瓜刷绿漆了,有人装嫩了!

    不过他这样的伪装效果确实一流。谁能想到,让徐家闻之色变的赵公子,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呢?

    赵昊却不理他们异样的眼神,只仔细审视着海沙镇的一砖一瓦。

    只见这里街道虽然不宽,却干干净净,看不见什么垃圾。房屋虽然上了年头,却都修补的十分用心,没有一点破败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回儿正是镇上人吃完饭上工的时候,只见男男女女虽然穿的是补丁衣服,却都浆洗的干干净净,精神面貌也跟别处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给赵昊的感觉,就像七十年代国营厂的工人那样。有秩序,有力量,有自信。

    这是沙船帮能在江海之上,长存百年的秘密所在了吧?

    在这个年代,这是如此独特的一群人,怪不得会招来徐家的觊觎。

    ‘武装起来稍稍训练,就是一支很不错的水军了。’赵昊满意的点点头,正待继续观察一下。便听大街口,传来一阵此起彼伏的问好声。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“夫人好!”

    “夫人日安!”

    街上的行人自动分开两边,让出一条去路来。

    只见那俏丽的小寡妇、沈夫人陈怀秀,领着一抬没坐人的腰舆,急匆匆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看到浓眉汉子身后那个清矍的大夫,陈怀秀俏脸上浮现出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哎呀,李神医真的来了。谢天谢地,小滕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她的目光扫过赵昊的面庞,却只迟疑了一瞬,便若无其事的掠了过去,只向李时珍行礼如仪,然后请他老人家上轿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都当赵公子是个寻常的摇童。

    赵昊瞥一眼那浓眉汉子,心说跟你家主子学着点。看看人家多机灵。

    李时珍自然推辞不坐,在陈怀秀的陪同下,步行来到位于镇中央的一处三进的青砖宅院中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大坪前,那一排颇为壮观的建筑,就是沙船帮总舵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进院之后关上大门,陈怀秀才赶忙向赵昊下拜赔罪道:“方才失礼了,往公子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。”赵昊笑着摆摆手道:“我就是跟着来看个热闹的,沈夫人当我不存在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岂敢。”陈怀秀信了他才叫有鬼。

    “先看看病人吧。”李时珍实在受不了赵昊这副辣眼睛的打扮,忍不住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本该如此。”赵公子自然无不应允。

    “那就劳烦神医了。”陈怀秀赶紧引着二人往后宅走去。

    还没过月亮门,两人就听到院子里,响起一阵稚嫩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我要找嫂子。嫂子,你去哪儿了!”

    “小滕乖,别着急。夫人去接神医来给你看病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病,滚!”

    陈怀秀听得神情一黯,小声对赵昊李时珍道:“抱歉,小滕又发病了,若有冒犯之处,还请二位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正好观察病症。”李时珍进入物我两忘的专业状态,甩下赵公子,大步走近了后院。

    一进后院,就闻到浓郁的药味。

    赵昊只见那浓眉的妇人死死抱住一个情绪激动,身体弓弯尖叫的孩子。

    那孩子看上去也就岁,生得骨瘦如柴、表情都扭曲了,也看不出个正模样。

    但隐约能看到他眼白发红,眼袋发青,一张脸却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赵昊不禁起了身鸡皮疙瘩,这小模样还真是挺恐怖的。

    李时珍却快步上前,先捏着孩子的嘴,观察了他的口腔,又看了看他的手指,然后略一诊脉,便沉声道:

    “是水银中毒。”

    ps再加一更吧,休息眼睛去了,求月票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