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贼巢
    那厢间,王如龙和马应龙已经出来了整整两天,却仍然没找到那贼巢穴。

    这两天,他们沉迷找贼窝无法自拔,可没少吃苦头。

    渴了喝江水,饿了吃干粮,困了就在小船上眯一会儿,一个个都胡子拉碴、眼窝深陷下去。

    那假倭闷三就更惨了,虽然王如龙还得指着他带路,暂时没有剁他五肢,但拳打脚踢、皮鞭烛油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缺心眼是吧?”眼见不知不觉,又是繁星满天,王如龙脾气愈发暴躁,将闷三的脑袋按到水里好一个灌。

    “这都整整两天了,带着我们上了多少个岛?就他妈没找对一次!你不是存心的啊,嗯?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……”闷三鼻孔喷水,咳嗽连连道:“这些岛一个样,我实在认不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去死吧!”王如龙拔出刀来就要砍人。

    马应龙赶紧拦住道:“大哥息怒,这人公子说不定还有用,先记着账吧。”

    “嘘!”忽然,船头望风的手下低喝一声:“有情况!”

    王如龙这才放下那可怜的闷三,走过去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远处有船。”手下将望远镜递给他。

    借着望远镜的帮助,王如龙发现远处漆黑的江面,有个亮点在缓缓移动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怎么有船出来?”马应龙也凑过来,一脸奇怪。

    大明的船只基本不夜航,而且远处那条船去的方向,正是东北!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估计不是好人,跟上去看看。”王如龙沉声下令道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好死不死,远处那条船,正是郭齐林所乘。

    他奉了帮主哥哥之命,天黑后去白芦沙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白芦沙在三沙东北方向,王如龙这两天也一直在这片水域兜圈子,能碰上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这厮赌瘾极大,偏生沙船帮严禁赌博。他现在怎么说也是刑堂堂主,也不好公然开局设赌。

    此番从三沙到白芦沙,连来带去得一天多,烂赌鬼当然要利用这机会好生过过瘾了。

    郭齐林和护卫在船舱里赌得昏天黑地,浑不知已经叫人给远远盯上了。

    一直通宵赌到四更天时,船夫在外头吆喝说,白芦沙到了。

    郭齐林这才丢下骨牌,到甲板上伸个懒腰,命手下挑起一串红灯笼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上游三里外的小舟上,王如龙和马应龙趴在船头,共用一个望远镜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看他们跟咱们找的,是同一伙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像,我去看看。”王如龙三两下脱个赤条条,嘴里叼着匕首,缓缓滑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然后顺着江流,无声无息漂向那条挂着红灯笼的沙船。

    盏茶功夫,王如龙便摸到了那沙船边七八丈远。

    他一个猛子扎下去,一口气便潜泳到了船底。

    这时,沙洲茂密的芦苇丛中,划出了一条小舟,响起操着生硬汉话的破锣嗓子。

    “哦,我当时谁呢?原来是郭桑。你滴欧尼酱还好吗?大半夜的不睡觉,来干什么滴干活?”

    “我滴欧尼酱大大滴好。我滴大半夜出来,当然是有事儿找你了。”没想到郭齐林还是个语言天才,跟对方沟通毫无障碍。

    他便将徐六和欧尼酱的吩咐,转告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看你们吓破胆子啦,十五岁的孩子能干什么?”梅川一夫放声大笑,一脸不屑道:“不如我带人去西沙,把他杀了给徐家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别吹牛逼了。”郭齐林一脸鄙夷道:“你这么大本事,上次怎么掉头就跑?直接把他死啦死啦地,省了这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是情况不明,小心为上。”梅川一夫振振有词道:“这次我有心算无心,胜券在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胜券在握,没文化。”郭齐林翻翻白眼,声色俱厉道:“梅川一夫你给我听着,总之这几天不准离开白芦沙,不然我欧尼酱放过你,徐六爷也不会饶了你的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吧。”梅川一夫这才不情不愿的点点头,旋即又笑道:“来都来了,就上岛用点撒西米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拉肚子。”郭齐林摆摆手道:“话我带到了,不听有你好果子吃,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让手下撑船返航。

    “沙扬娜拉!”梅川一夫道一声珍重。

    “娜拉娜拉。”郭齐林敷衍一句,便猴急的钻进舱里。

    “来来,接着耍。”

    两艘船次第离开后,一颗脑袋从水下探出,正是王如龙。

    他不敢多做停留,奋力朝着来路游去。

    游了足足二里远,终于和船上的马应龙汇合。

    马应龙赶紧把他拉上甲板,又把条脏乎乎的毯子递给他。

    王如龙抹一把满头满脸的水珠,朝马应龙呲牙笑道:“嘿嘿,老子转运了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西沙海神庙。

    崇明就是一片片沙洲,美则美矣,但玩个两天也就腻了。

    赵公子也感觉有些乏,今日便没出门,在后院检查起两个弟子的功课。

    金学曾和于慎思感动的稀里哗啦,万万没想到还能有这待遇。

    毕竟科学门的口号是‘师父领进门、学艺在个人’,说人话就是老师发下教材起个头,学个啥样全看自己了。

    耳提面命?不存在的。答疑解惑?做美梦呢。检查功课?从没有过。

    见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两个弟子简直就跟过年一样。赶紧将各自厚厚的读书笔记拿出来,准备将攒了一肚子的问题,向老师请教。

    “请问师父,最初比和最终比以及引理一的含义是什么?”于慎思幸福的掐了自己一把,疼。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赵昊寻思一下刚要开口,却听月亮门处响起沉重的跑步声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便见王如龙和马应龙气喘吁吁冲进来。

    “公,公子,找到贼巢穴了!”

    “而且王大哥还看见,那沙船帮帮主的弟弟,跟梅川一夫去通风报信!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、我一语,将打听到情况禀报赵昊。

    “纳尼?!”赵公子把厚厚的书本往于慎思脑袋上一按,欣喜起身道:“太好了!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”

    “看来老天爷也在帮你呀!你小子的苦日子到头了!”说着他兴奋的搓着金学曾的脸蛋道:

    “赶明儿李先生来了,本公子要亲自去趟三沙,会会那沈夫人!”

    “师父,万万使不得啊!”金学曾和于慎思赶忙苦劝起来。

    ps第三更,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