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二十九章 王将军急了
    第二天,赵公子便带着姑娘们去沙洲看鸟了。

    崇明沙洲坍缩,人口减少,对生活在这里的鸟类来说,却不啻为福音。

    乘游艇徜徉在滩涂和水域之间,看飞鸟临空,芦青水秀,真叫个舟行碧波上,人在画中游。

    赵公子又怀念起他的无敌兔来了。

    三个女孩子从没见过,上千只水鸟同时起飞的壮观景象,就连最冷静的江雪迎,也被震撼的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与海神庙一墙之隔的西沙巡检司衙署内,也有人在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那是血手龙王王如龙在炮制前日抓到的假倭。

    赵公子下了死命令,务必要让这假倭供出贼巢穴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赵昊吩咐,王如龙也要撬开这厮的嘴巴。

    昨天他让手下审问无果,今日便再也耐不住性子,亲自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血手龙王杀人不眨眼,折磨起人来也是行家里手,把个假倭折腾的死去活来,甚至都后悔生在世上。

    见活阎王把狼牙棒都扛出来了,那叫闷三的假倭吓得直接失了禁,杀猪似的鬼哭狼嚎起来。

    马应龙实在看不下去,赶紧把王如龙拉到外间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还真上火啊,跟个狗一样的假倭犯的着吗?”马应龙掏出精致的锡酒壶,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王如龙灌一口辛辣的烈酒,抹抹嘴道:“我急啊兄弟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用手啪啪拍了拍自己的脸道:“公子见月大把的银子养着咱,咱却整天袖手高坐,无所事事,脸上挂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这话说的,你把手下训得都跟小老虎似的,那不需要工夫啊?”马应龙笑着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这算个屁!老金就不要说了,打了胜仗升了官儿,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。听说老朱在北京干的也不错,手底下都一万多人了。当初三人一块进的公子门,就我整天吃闲饭,你说我能不急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就是太要强,啥事都想争第一。”马应龙笑笑道:“我看你是当局者迷了,公子做事向来有章法,把你这昔日大帅麾下第一猛将放在崇明。又派我带了四百精兵归你麾下,这是要干啥,你还看不清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能看清了,公子是要让我们镇住沙船帮,拿下崇明来!”王如龙一用劲,把酒壶捏扁。咬牙切齿间,红胡子一阵颤抖道: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着急撬开那厮的嘴,好打个漂亮的翻身仗。让沙船帮那帮人,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!”

    “可问来问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,我看那瘪三八成是真不知道老巢在哪。”马应龙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当天晚上他就审过那叫闷三的假倭了,得到的结果一模一样。除了老大叫梅川一夫,老巢在东北边之外,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王如龙把瘪酒壶掼到地上,站起来狠狠踩一脚,发狠道:“带上他,我们坐船出去找。把整个崇明犁一遍,就不信找不到贼巢穴!”

    “啊?大哥你当真?”

    马应龙一声哀叹,这年代的长江口跟太湖大小差不多,大大小小的沙洲得两三百个,这不是大海捞针吗?

    “当真,带上干粮,找不到就不回来了!”王如龙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血手龙王雷厉风行,马上跟马应龙带着几名戚家军的老兄弟,换了褐衣短衫,打起赤脚,押上那叫闷三的俘虏,到码头寻了条小渔船。

    又戴上斗笠,装上渔网,扮成打渔的,摇着撸朝东北而去。

    大半天时间,小渔船到了三沙东面的水域。

    王如龙一手拎小鸡儿似的,把委顿在甲板上的闷三拎起来。

    另一手指着一望无际的茫茫江面,冷喝一声:“你给老子听好了,现在我要让你找出回家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祖宗,我真找不到啊……”闷三眼肿成了一条线,嘴巴还漏风,满口牙被敲得不剩几颗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,老子给你三次机会。”王如龙狞笑一声道:“不过你可千万别浪费,因为领错一次路,老子就剁你一条腿去!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人只有两条腿啊……”闷三说着脸色煞白,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魔鬼……

    他慌忙举目远眺,只见远处沙洲点点,都他妈一个鸟样,哪能找到老巢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“来,用这个。”王如龙将心爱的双筒望远镜,递到闷三眼前,耐心的教他如何使用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的温和,让闷三险些也患上了‘徐琨症候群’……

    好在胳膊上的剧痛让他瞬间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王如龙掐住了闷三胳膊上,已经开始发炎的弹孔。

    “啊!”闷三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别往我等太久,过一天就砍你一条胳膊。”王如龙狞笑一声道:“所以你有两天可以浪费。”

    闷三吓尿了,赶紧举着望远镜四下张望起来。

    他是既不敢慢,又不敢错,实在太难了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三沙,沙船帮总舵四海厅中。

    今日议的是攸关命运的大事,整个沙船帮高层一个不落,尽数到场。

    就连素来不干预帮中事务的沈夫人陈怀秀也来了。

    ‘领帮行运’的朱漆匾额下,帮主郭东林大马金刀坐在虎皮交椅上,面带自信的微笑,看着在堂中奋力表演的弟弟。

    郭齐林是个白脸小个子,一双老鼠眼滴流乱转,嗓门又尖又细。

    他正举着手中厚厚一摞地契,高声朝众长老堂主吆喝道:

    “诸位瞧瞧这是什么?松江府上海县的地契!足足十万亩啊!”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”众护法长老不禁倒吸冷气,几个沉不住气的直接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徐家真给了啊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!”郭齐林得意洋洋道:“徐家是什么样的人家?那可是堂堂宰相门第,怎么可能会诳我们?”

    只听他唾沫横飞道:“这次我去华亭,有幸见到了徐家三爷,跟他讲了咱们的顾虑。人家三爷当场就拍板,说不要紧,把地先过户给咱们!”

    说着他将地契拍在两位长老中间的桌上。

    牛长老赶紧举起单片老花镜,细看那地契。然后将镜片递给马长老道:

    “这确实是上海县的地契,天头地尾骑缝章,不会有假的。”

    马长老点了点数,也颤声道:“十万亩,足够养活我们全帮老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大家没话说了吧?”见两位长老被镇住,郭齐林得意坏了,轻佻的看向陈怀秀道:

    “沈夫人,你也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ps第三更。对了,今天因为某些原因,所有网文的本章说都关了,估计过两天就会开的,大家耐心啊。睡了,希望我的眼睛明天能止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