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昆山开发公司
    “还有这等好事儿?”顾大栋闻言难以置信,他还没说过,有人愿意把赚到兜里的钱分给别人呢。

    按说那五十万两捐款,应当直接归于江南公司的收入了。

    赵公子却要让他们算作投资,有钱大家赚,这种好事儿打着灯笼没处找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?”赵昊云淡风轻道:“西山公司也好,江南公司也罢,本公子都是一个思路,大家好才是真的好。一个人吃独食,长久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顾大栋重重一拍大腿,大赞道:“冲老弟这句话,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!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激动,听我说说具体的计划。”赵昊苦笑着摆摆手,这帮士绅就没个正经谈生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大家一起合伙成立一家昆山开发公司,江南公司提供所有水泥和石材,以及以工代赈的粮食,占五成股份不多吧?”

    “不多不多。”顾大栋摇摇头道:“大头不就这三样吗?有了这三样,直接就可以开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本地士绅的润滑,还是会遇到很多麻烦的。”赵昊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出资五十万两,占四分之一的股份,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还能不同意吗?你说怎么着,咱们就怎么着!”顾大栋激动道:“多掏一些也无所谓!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,五十万两就足够了。”赵昊摇摇头道:“足够我们做完三期工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期工程?”顾大栋不禁一愣,原来不只是修一道北堤啊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个。”赵昊摆摆手,示意他不要跑题,又道:“还有四分之一的股份,是要给到县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县里还要占股?”顾大栋这就不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赵昊淡淡道:“一来,昆山开发公司不是一锤子买卖,而是要扎根昆山、建设昆山,彻底摘掉叫花昆山的帽子,让昆山成为全国第一县。没个十年二十年,怎么能成功?如果县里没有股份,如何保证以后的知县还会支持我们?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顾大栋目瞪口呆,没想到赵昊目标如此远大,以至于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二来,要让县里分享到昆开司未来的利润,也可以减轻老百姓的负担不是。”对第二条,赵昊只轻描淡写的一说,没有展开跟他讲。便问道:“老兄如果有不同意见,只管说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意见,没意见。”顾大栋笑道:“公子考虑的周全,给县里股份很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对他来说,什么都是白捡的,自然也没必要反对了。再说,知县是赵公子爹,说不岂不是自找苦吃?

    “那老兄就是同意了?”赵昊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同意同意。”顾大栋重重点头道:“公子放心,其余人我来说服,不用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昊起身相送道:“明天县里会举行昆开司成立仪式。抓抓紧,还能在台上露个脸。”

    “成,那我就抓紧时间了。”顾大栋满身是劲儿,让赵昊留步,便兴冲冲回去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送走了顾大栋,赵昊伸个懒腰,回头却见张鉴面带不忿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赵老师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张鉴低着头小声道:“就是觉得这些士绅太占便宜了。修了石塘他们得好处最多,师父还要给他们昆山开发公司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这就是人生吧。”赵昊轻叹一声,拍了拍六弟子的肩膀道:

    “全县九成土地都在他们手中,老百姓不是他们的佃户就是他们的雇工,不把他们稳住了,什么事都做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,徒儿偏激了。”张鉴忙低声受教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要是你认为这一切都没问题,才不配当我的学生呢。”赵昊微笑着对他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改变这个现状。而且我们的目标,不只是居者有其屋、耕者有其田那么简单。我们要让大明朝的普通百姓,也过上富裕的、有尊严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?”张鉴难以置信,他出生在西北,见惯了赤贫。哪怕是在北京,在江南,不也一样寥寥富者阡陌相连,无数贫者无立锥之地吗?

    基尼系数之高,让人根本就看不到改变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会的,一定会有那天的。”赵昊望着寥廓的天际,神情坚定的悠悠说道:“我们做的事情,早晚会有开花结果的一天。到那时,一切都会改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代人不行,还有你这代,这就是为师为何要广收门徒的原因。”赵公子说着,回头看向自己的弟子,目光中满是希望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张鉴重重点头,心中充满了希望,和无穷的动力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要去西山帮帮忙!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赵昊微笑颔首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师徒正在交心,就见刘正齐上了大堤。

    “公子日安。”刘员外满脸谄笑,高大的身子佝偻成虾米。

    “哟,还在昆山呢?”赵昊暗暗郁闷,这个午睡是彻底泡汤了。“有事儿没忙完?”

    “早就忙完了。粮食都入库了,也跟吴先生还有昆山米商们签好了协议。”刘正齐笑道:“不过没跟公子请示,怎敢不告而别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乖啊?”赵昊伸出手,刘正齐赶忙微微下腰,让他拍了拍肩膀。“你到底是在怕我呢还是在怕徐家啊?”

    “小人现在对公子,只有满腔热热乎乎的敬爱之情。”刘员外忙表态道:“对徐家嘛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他讪讪一笑道:“说不怕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放心吧。”赵昊又拍了拍刘员外的肩膀。“徐家很快会求和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公子这么有信心?”刘正齐不禁惊喜莫名,说完赶紧摆手道:“我不是怀疑公子,就是好奇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明摆着吗?”赵昊哂笑一声道:“苏松巡按明摆着不掺合了,苏州知府也把徐家人撵出衙门,中间已经没了阻拦。徐琨的案子,还有预备仓纵火案,本县一下就能报到林中丞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担心的就是林中丞那儿。”刘正齐小声道:“听说他是徐党的干将。徐家会不会仗着这层关系,肆无忌惮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不会的。林中丞铁面无私,事情到了他那里,肯定要秉公处理的。”赵昊却断然摇头,放声大笑道:“徐家也知道这一点。你要是实在不放心,就在昆山再住几天,说不定还能见到徐家来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这样说,小人就厚着脸皮再多住几天。”可惜刘正齐不懂赵公子大预言术的神奇,还在那儿讪讪笑道:“不然回家也是提心吊胆。”

    “你随便住。”赵昊自然无所谓。本想牵个线,让他跟江雪迎聊聊期货市场的事儿,但见这厮魂不守舍的样子,也只能日后再说了。

    ps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