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巡按驾到
    “呸!呸!呸!呸!”

    老百姓登时怒不可遏,这些狗贼丧心病狂,竟然敢烧全县的救命粮!

    徐羊、张大武等人被喷的面目全非,却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,看来大老爷真没冤枉他们!”市民们这下彻底不再怀疑,吐到实在没什么可吐了,便从地上捡起菜帮子,土坷垃,脱下烂鞋子,朝着他们扔出去。

    ‘啪!啪!啪!啪!’

    徐羊、张大武等人被砸得体无完肤,却依然只呜呜哭,依然不说话。

    眼看他们已经不成人形,官差们才使劲敲锣喝住,险些连裤子都脱了普通市民。

    然后官差们拉着这一串人,在衙前街草草一转,就赶紧回衙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们敢敷衍,而是群众的火力太猛。之前在申明亭定点打击还好,走街串巷变成移动靶后,捕快们被频繁误伤,没走出几步就遭了臭鸡蛋、馊饭汤的攻击,这谁遭得住啊?

    不过也只是由‘枷项游历’改为了‘枷号示众’而已。

    衙役们把他们分成两串,锁在八字墙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个月,这群纵火犯就要在这里度过了,不管风吹日晒雨淋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昆山县衙签押房。

    吴承恩将一张清单递给徐渭,面色有些难堪。

    “抄家的结果不乐观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徐文长歪在炕铺上懒得起来,便用脚指头夹住吴承恩搁在炕头的传单,然后勾腿送到面前。

    吴承恩却对此视若无睹,显然更刺激的都见过。

    “这么少?”徐渭有些奇怪。幸亏是吴承恩跟着去的,不然他非得大喊有人贪污不可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。五家加起来没有三百石粮食。钱没多少,田宅地契也没找到。”徐渭郁闷的在桌旁坐下道:“明显是提前做好逃跑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,倒也是。”徐渭想想也对,虽然一般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。但徐家的奴才们不同啊,他们还有华亭这个大本营呢。

    说着他将清单团成一团,丢还给吴承恩道:“那就只能请林巡按帮忙,追回本县的损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能的。”吴承恩撇撇嘴,犹豫了一下,还是捡起那纸团,展平放好。

    “不信咱打赌,要是他帮忙讨回了损失,你就赶紧把那章给我写完。”徐渭笑问道:“车迟国的皇帝好道抑佛,这个有意思,我太喜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影射先帝!”吴承恩瞪眼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绝对没有,咱们说的是外邦的事儿,跟国朝的皇帝没有一文钱的关系。”徐渭忙哄着他心爱的作家道:“我就是想看看佛道之争的结果,这总成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影射佛道之争!”吴承恩愤愤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,也没有。”徐渭无奈叹口气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便见门政俞闷跑进来禀报道:“有苏松巡按林按院亲随持帖前来!因不敢怠慢,已请上差在月亮门等候!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吴承恩不由吃一惊,赶紧从炕铺地下给徐渭找到鞋,让他穿上回避。

    让外人看到他在机要重地如此放肆,是会影响东家官声的。

    然后吴先生整整衣冠,快步出迎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吴承恩出来月亮门,便见个穿着团领青衫、头戴双翅吏巾的男子满脸不耐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对方虽然只是个书吏,但他不敢大意,赶忙躬身行礼,口称恭迎上差。

    没办法,对方是巡按御史的亲随,实在得罪不起啊。

    虽然巡按御史品级不高,与知县大人一样都是七品。但权柄之大,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因为人家是代天巡狩的钦差啊!所按藩服大臣、府、州、县官都要接受他的考察。但凡查出过失,大事奏裁,小事立断。所到之处寸草不生……哦不,望风披靡,哪怕是跟巡抚都能分庭抗礼。

    起先,为了防止其权柄过度膨胀,太祖皇帝严格规定了巡按御史任期一年、只授七品,且出行只准骑驴,并且从员不超过四人。

    你想,你个骑驴过来视察的官员,哪有什么体面可言?自然也不好太过装伯夷了。

    太祖皇帝甚至还规定州县官员接待巡按御史时,不得卑躬屈膝,不得铺张陈设,只给基本的笔墨柴禾而已。

    并且要严格遵守四菜一汤的餐标,甚至还特别强调不准吃鹅……

    如此种种,十分详尽,都写在《出巡礼仪》中。

    但就像我们所知晓的那样,规矩虽然是用来遵守的,但归根结底还是用来突破的。

    巡按御史权力这么大,可以说捏着官员们官帽子。所到州县自然要想方设法讨好他了。

    朝廷规定巡按只准骑驴,那县里给准备八抬大轿、全副仪仗就是了。

    朝廷规定巡按从员不超过四人,那县里给安排随从护卫就是了。

    只要各县点对点无缝对接,巡按御史就一直拥有体面排场。

    这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要接受群众监督的场面。至于私下里会面时,知县老爷如何卑躬屈膝,百般逢迎,就更不消提了……

    久而久之,各地巡按也都养成了颐指气使的臭毛病,将州县官的卑颜逢迎当成常态,以按规矩的正常接待为大不敬了。

    那林巡按又是监临天下最富庶的苏州和松江二府,其趾高气扬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吴承恩就听说,上个月那林按院在常熟,因为县里接待上稍有疏忽,就直接开门放告,让老百姓检举揭发县里的不法行径。

    整的全县鸡飞狗跳,最后知县大人不得不跪地赔礼道歉,林巡按这才放过他。

    对上这样的人物,吴承恩哪敢有丝毫的怠慢?哪怕是他的亲随,都是绝对不敢得罪的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所谓狗仗人势,那书吏也十分倨傲,见出来个穿着布袍的老者,便也不还礼,用鼻孔道:“你们赵知县可在?”

    “我家大老爷这阵子一直住在吴淞江堤上,未曾在衙门。”吴承恩忙恭声答一句,然后客气邀请道:“还请上差入内奉茶,小人这就去禀报大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他都不在,我进去个啥?”书吏却摇摇头道:“我家按院已经到了码头,你赶紧安排护卫和轿子去接驾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吴承恩忙沉声应下。

    ps不好意思啊大家,这章不大好写,关键是需要查一些资料,耽误了,耽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