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九十章 刘员外明白了
    那厢间,杨知县回到苏州城,将打听到的情况禀明了知府大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折腾去吧。”见杨知县都不介意了,蔡知府自然更不会管这种狗屁倒灶的烂事儿。

    他今天又约了西园寺著名的盲僧世介禅师,进行笔谈。

    从知府衙告退,杨知县又去向张通判知会一声,却见那刘员外和翁员外还在等消息。

    他便又将情况大体讲了一遍,三人却没法像蔡知府那么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张炯和翁凡还好些,毕竟事不关己,帮忙而已。

    “什么,赵,赵昊?”刘员外却直接汗如浆下了。“在大圣湾的是那小子?”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应该错不了,赵知县就一个儿子好像。”杨丞麟一看刘员外那样,就知道这事儿是冲着谁来的了。

    “那,可有我儿的消息?”刘员外忍着惊惶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?令公子也被水匪劫持了?”杨知县看上去吃了一惊,其实他早就听说了。“本官并不知情,也没听昆山县的人提起。刘会长还是自己去打听打听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起身告辞道:“事情就这样,本官还得给安排人,给他们送些补给呢。”

    这后一句明摆着说,本官不想得罪人家,别想拉我下水。

    “送老父母。”刘员外和翁员外赶紧起身相送。东山和洞庭商会的总部都在吴县的辖区。

    “不送,你们忙自己的事儿吧。”杨知县摆摆手,和麻烦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张炯也想跟着出去,走了两步才意识到这是自己衙门。

    他便站住脚,对刘员外两人道:“你们在我这儿也没用了,快回去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等告辞。”翁凡朝张通判拱拱手,便拉着失魂落魄的刘员外出了衙门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返程的马车上。

    刘员外呆若木鸡的靠坐在车厢一角,脑袋随着马车颠簸一晃一晃,一副被玩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副怂样行吧?”翁凡看不下去,给他打气道:“事儿来了,平掉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平?”刘员外转动下眼珠,喃喃道:“余老六一伙被他们抓了,我儿子和王管家九成九也落在姓赵的手里。那小子多阴狠你知道吗,他不玩死我才怪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招惹他?”翁凡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咽不下那口气吗?”刘员外带着哭腔道:“寻思着在自己的地盘上,还有徐家支持,怎么着也能趁他病要他命吧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翁凡闻言苦笑一声,也没法说刘员外想屁吃。

    毕竟十天前,昆山的境况实在糟透了。

    半个县被洪水淹没,另外半个县也岌岌可危。官府没有粮食赈灾,上下一片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整个昆山就像个泼上油的柴草堆,丢个火星子进去就能烧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刘员外出手的时机,按说是恰到好处的。

    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极可能让昆山的局面彻底崩溃,无可挽回。

    可结果呢?昆山居然非但没崩溃,反而以前所未见的悍勇重拳出击,将水匪一网打尽,还把刘员外的儿子和管家一并俘虏了?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谁也想不到的好吗?

    思来想去,翁凡也想不出个所以然,最后只能归咎于刘正齐霉运当头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儿,翁凡将屁股向另一边挪了挪,和刘员外保持社交距离,以免被传染上衰病。

    “那你找徐家帮忙施压啊。”翁凡想一想,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他们在京城就斗得厉害,徐家怕是吓不住姓赵的小子。”刘员外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让他们找找知府大人。”翁凡又提议。

    “蔡国熙是高拱的学生……”刘员外瘪瘪嘴。

    “哦豁。”翁凡眨眨眼,那肯定不会帮你这徐家走狗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山庄里,华伯贞正在跟翁笾灯下对弈。

    但棋局跟之前大相径庭,只见他稳扎稳打,步步为营,让翁笾左支右绌、十分头疼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回来,翁会长暗暗松口气,忙问道:“到底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翁凡便将杨知县的话复述了一遍,然后对华伯贞笑道:“杨知县想要帮忙,昆山那边说用不着,听说还要了肉食果蔬,所以江大小姐应该已经平安无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样,不然不会这么沉得住气。”翁笾拢须笑道:“贤侄可算放心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。”华伯贞淡淡一笑,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中午时,赵昊就专门派人来知会他,已经成功营救江雪迎,还把刘员外的公子和管家抓了,让他不必担心了。

    这下华伯贞也不着急回无锡了。好戏才刚开始呢,他当然留下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然后他明知故问道:“不是说贵商会从中斡旋吗,怎么又蹦出昆山枪手营了?”

    翁凡一阵尴尬,讪讪道:“计划赶不上变化,咱们的人去晚了一步,让昆山的人抢了先。”

    “两帮人没发生什么误会吧?”华伯贞幽幽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,应该没。”翁凡用帕子擦擦额头的汗,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华伯贞笑着端起茶盏呷一口,问翁笾道:“世叔,咱们继续?”

    “不下了不下了,眼花了。”翁会长摆摆手,将棋子丢回棋篓中。

    他在儿子的搀扶下站起身,对华伯贞笑道:“不早了,贤侄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世叔也早点睡。”华伯贞将翁笾送到门口。

    看着那父子俩在月下的背影,华伯贞不禁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没想到赵昊那小子居然玩了手明修栈道、暗度陈仓。

    这下可把那刘副会长给坑惨了吧了?

    ~~

    那厢间,翁凡扶着老父亲来到庄园花厅。

    见老会长进来,坐立不安的刘员外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“救命啊,会长!”

    “我洞庭商会怎么选出你这样的蠢材?”翁笾举起拐杖,狠狠抽了刘正齐两下。

    刘员外被打得骨头都疼,却反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老会长打他,说明还没放弃他。要是见都不见他,才真完蛋了呢。

    果然,打完之后,老会长在儿子的搀扶下坐定,沉声道:

    “行了,别自己吓自己了,我看昆山那位赵公子,也没有要把你赶尽杀绝的意思嘛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刘员外一下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西山有水匪吗?”老会长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了。”刘员外断然道:“我们商会三令五申,任何水匪不准踏足西山祖产一步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他又闷声道:“何况我家与大圣湾一水相隔,那里之前有没有动静,我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结了?”翁笾双手搭在拐杖上,缓缓道:“人家在别处剿了匪,不回去交差,却跑到西山安营扎寨,你说他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要敲我一票……”刘员外恍然大悟道。

    ps三连更之第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