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四十八章 以工代赈不容易
    待金科心满意足的离开,吴承恩才进来,把一份账册往他面前一丢。

    “盘库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赵昊微微吃惊。

    按例,新官上任之后,除了坐轿游街、升堂接印,拈香拜庙这些体面仪式之外。

    当然还要进行清仓盘库、清厘监狱、传考童生、悬牌放告、巡城阅乡、对簿点卯之类的实质性工作。

    赵二爷今早做的就是后两项,而真正要紧的前两项,则由两位幕友分别承担了。

    按说清仓盘库怎么也得几天功夫,没想到吴承恩早早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么快。”吴承恩坐在赵昊一旁,翻开账册给他看道:“库里只有不到两千石存粮,四百两存银,还用费多少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点?”赵昊不禁失笑。

    怪不得昨晚交接时,那冯知县支支吾吾不肯说实话,原来是穷的底儿掉啊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爷俩心慈手软,或者被冯知县蒙骗了。

    而是官场上的规矩向来如此,屋檐滴水代接代,新官不算旧官的账。

    只要前任留下的窟窿不太大,后任就得替他兜着。

    毕竟将来后任也会离任,要是不希望被后任的后任揪着算账,就得照着规矩来。

    反正亏得是大明的钱,又不用自己掏银子……

    “窟窿多大?”赵昊问道。

    “四千两左右。”吴承恩苦笑道:“其实冯知县还挺厚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赵昊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这么穷的昆山县,窟窿还不到五千两,知足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十万张嘴等着吃饭,咱们拿什么养活啊?”吴承恩又发愁道。

    “两千石能吃多久?”赵昊问道。

    “省着点,三天。”吴承恩愁眉不展道:“但要以工代赈的话,消耗就更大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唐宋就有以工代赈的套路了,但是人一旦进行体力劳动,饭量可比躺着不动大多了。

    养活同样的人数,需要的粮食会翻倍的。

    十几几十万灾民,要是放开了吃,粮山都能几天给你吃光了!

    所以不是那些长官们太蠢想不到,而是实在没那个实力以工代赈呐。

    还不如把粥熬得稀一点,再加点麸子、杂草、沙子,让老百姓吃个三分饱,躺着捱日子呢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但在来昆山的路上,赵公子就已经力排众议,决定在昆山推行以工代赈了!

    这法子太合适昆山了。这年代修堤就是拿人堆,人越多效果越好。

    而且老百姓都有活干、有饭吃,社会治安也就稳定了。

    另外年终时,还能作为亮瞎眼的政绩,写进赵二爷的总结报告里,将来说不能还能青史留名呢。

    毕竟‘以工代赈’素来都是跟历代名臣挂钩的……

    只是这一招千好百好,没有足够的粮食,就是玩火了。

    “过两天断粮了怎么办?”吴承恩苦着脸问道:“会出大乱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最晚明天,伍记的船队会送来三千石存粮。”赵昊给他吃颗小小的定心丸道:“然后陆续还能有个一万石左右,差不多半个月内就能送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就是半个月的量。”吴承恩无奈的看着赵昊。“这下知道以工代赈的可怕了吧?那就是个无底洞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林中丞就到苏州了。”赵昊想一想,挠头道:“他应该会让府里再调拨一批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成。”吴承恩松口气道:“有巡抚大人亲自照会,知府衙门就是再拖延,十天半个月也能送来粮食,正好接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指望不得。”谁知赵昊却摇摇头道:“巡抚只能命令知府,不能亲自操办,有的是办法拖一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蔡知府干嘛要拖我们啊?”吴承恩不解问道:“难道昆山县不是他治下吗?”

    “蔡知府是高阁老的学生……”赵昊瘪瘪嘴道:“听说,去年是高肃卿亲自打招呼,把他从户部郎中调升为苏州知府的。”

    “高拱?”吴承恩一愣道:“那又怎样?难道你爷俩除了得罪徐阁老,还得罪了高阁老?”

    “这跟我父子没关系。”赵昊不由讪讪道:“是我家老爷子,据说跟高拱有死仇。”

    “呃,好吧。”吴承恩的嘴角也抽动两下,心说这下可好,成孤军奋战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要是原先徐阁老在位,蔡国熙要夹着尾巴,大家还得和平相处。

    现在谁都知道,高拱复出是早晚的事儿,蔡国熙肯定要在老师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的。

    什么,李春芳?大家都心知肚明,过渡期的摆设而已。

    大明首辅之位不是谁都能做稳当的,没牌面的甘草国老坐不稳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苏州如此不友好,为何当初还要选这里呢?”吴承恩大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因为是苏州啊。”赵昊笑笑不解释。

    为了点着商业革命那把火,哪怕是去吴县他都甘之若饴,何况现在改任昆山还有个缓冲。

    只是,就苦了赵二爷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赵昊益发觉得责无旁贷了,便沉声给吴承恩打气道:

    “你只管放粮就是,其余问题交给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解决?”吴承恩却直皱眉道:“还有件事儿没跟公子说,今天陪着盘库的户房司吏说,上午去苏州进货的粮商都空手而归了。据说是存货吃紧,只能优先供给府城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语重心长叹口气道:“公子,这世上有些事,用钱也解决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承认。”赵昊点点头,却话锋一转,洒然一笑道:“但绝大多数时候,只是给你钱的不够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准备加钱买粮?”吴承恩眉头却皱的更紧了。“哄抬粮价是大忌啊。”

    赵守正口头下达的救灾令中,就有‘严禁哄抬粮价’一条。

    同样道理,知府衙门和各县也不会坐视昆山县高价收粮的,那样会扰乱全府的粮价。

    这对一个实际八百万人口,一半以上的粮食靠从湖广购买的地区来说,是灾难性的。

    “想避免也很简单,只要采用场外交易就成。”赵公子淡淡一笑道:“你就别操心了,赶明儿我出去转一圈,保准把粮食给你凑齐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吧。”吴承恩是个爱操心的性子,又是初次跟赵昊办事儿,自然是一百个不放心了。

    但这县衙里实际上说了算的是赵昊,就连县老爷也得听着。吴承恩只能按下担心,静候佳音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件事要请示公子,这些粮食怎么入账?算是县里跟公子买的,借的。还是公子捐的?必须要有个明确的章程。”

    ps第三更,继续继续哈。求求月票、推荐票啦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