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四十四章 赵二爷引导昆山
    吴淞江堤上,雨中草亭内。

    赵守正站起身来,对他的佐杂官们训话道:

    “诸位有管学校的,有管税收的,有管和尚道士的,平日里各司其职,互不干涉。”

    赵二爷话锋一转,又沉声道:

    “但现在不是平日,才刚刚入梅不到一个月,大水便淹没了整个昆南。洪水来势汹汹,远超往年!”

    “方才本县携众士绅巡视江堤,只见江水距离堤面已经不到一尺了。而且大堤在洪水冲刷下,多处出现坝体脱落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“照这势头下去,不用等到飓风季,再下个几天的梅雨,姚家堰、南山寺、龙王庙几处江流回弯处,还有三江口,都会被冲塌的。”赵二爷说着,加重语气道:

    “然而,只有临近几个村的老百姓,在里中老人的带领下自发的挑土固堤,其余人一概不见。再这么继续自扫门前雪下去,昆北一定会在夏收前被淹掉的!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了吗?”除了河泊所杨大使以及几个闸官、坝官之外,其余人一概不了解堤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整日生活在安全的县城里的人,很难对洪涝灾害产生什么危机感。

    洪涝滔天,与我何干?

    “严不严重,自己沿着江堤走一圈就心里有数了!”赵守正冷哼一声道:“本县现在有且只有一个任务,那就是修堤抗洪!”

    “本官宣布,立即成立防汛指挥署,由本官担任总指挥坐镇,本县所有官员,都要听从指挥署的调派。我不管你们原先是什么差事,统统都要放下,接下来几个月,全力以赴抗洪救灾!”严厉的目光再度扫过众官员,然后赵二爷沉声道:

    “指挥署就设在南山寺,洪水一日不退,本官就一日不回县城!”

    “啊!”众官吏闻言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何县丞和白主簿齐齐倒吸口冷气。

    那一直沉默的熊典史,两眼却放起了光。

    “使不得啊大老爷!”片刻的错愕后,官员们赶忙拼命劝说赵二爷不要干傻事儿。

    “南山寺年年都会被淹的!”

    “之前,那里建的是龟山书院,后来被大水冲毁了,才在原址重建的南山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危险了,大老爷!”

    “诸位不必再劝。”赵二爷一摆手,正色道:“本官身为一县父母,当保一方平安,何惜此身?!”

    “县尊三思啊!”何县丞虽然不忿赵守正,但也不能看他白白送死……毕竟一县之主要是被水冲跑了,他们这些辅佐知县的佐贰官,都要被判刑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远没到洪水凶猛的时候,等到了飓风来临,风高浪急之时,水势会凶猛十倍,弄不好就会堤毁人亡的!”

    “那就抓紧时间,抢修堤坝!”赵二爷却拿出了那股子横楞的纨绔劲儿。

    你们不是不在意吗?那老子这个县太爷就住在堤上不走了。

    这是裸的绑架啊!

    县太爷都住在堤上了,下面的佐杂们哪敢回县城住?都得乖乖的陪着。

    不然,日后大老爷给穿小鞋还是轻的。被参一本临阵脱逃,他们可是要被罢官治罪的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些微末小官来说,朝廷甚至不会派员调查,只听知县一面之词,就会草率决定他们的命运。

    杂佐官们忍不住现出沮丧的神情……

    “下官愿同县尊共进退!”熊典史却忽然来了精神,出列一抱拳道:“从今天起,就日夜守在南山寺,供县尊驱驰!”

    让熊典史这一带头,白守礼、郑乾等人也只好硬着头皮表示,也要住在南山寺,与大老爷同生共死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都在这里。”赵守正却一摆手,谢绝了众人的好意。

    佐杂们闻言心下一松,希望自己能好运留守。

    “咱们应该分驻各处要紧堤段。”谁知却听赵守正话锋一转道: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何县丞带几名官吏驻守三江口;白主簿也带几个人驻守姚家堰;熊典史带人驻守龙王庙。咱们四人各守十五里……当然要听本官统一调度指挥。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你们这些穿官衣的,还有六房的书吏,他们都是本乡本土,守卫家乡、责无旁贷。要把责任细分,落实到人,每一段江堤,都要明确的负责人,谁那里塌了,直接跳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本官会让人去具体安排的,你们先心里有个数,赶紧回去把手头的差事交代一下,今晚就要各自到岗!明天上午就要各自开工,加固堤坝!”

    “遵命……”佐杂们硬着头皮应下,何县丞不得不提醒道:“县尊,征发民夫还需要些时日呢。”

    “汛情不等人,不能按部就班的征发了!”赵守正断然道:

    “先在灾民中推行以工代赈,从明天起所有青壮一律上堤挑土,妇女老人编筐做饭,不劳动者不得食!”

    赵二爷便宣布了昨晚讨论出的几条决定。“昆北的百姓由士绅里长带领,自带干粮工具,明日必须到位!”

    虽然还没有具体的治水方略,但让全县先动起来,进入抗洪抢险的节奏,把薄弱的江堤加固起来,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“自即日起,本县进入紧急状态,严打哄抬粮价物价,造谣生事者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待到众官员领命而去,草亭中只剩下赵昊父子。

    赵守正这才卸下了威严大老爷的伪装,邀功似的朝赵昊笑道:“儿子儿子,为父像那么回事吧?”

    “比昨天强点,就是情绪拿捏还不到位,转折突兀、缺少铺垫,而且不要动不动就喊口号,高调唱多了就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赵昊轻叹一声,点评总结道:“父亲这阵子已经多少大话?‘誓与江堤共存亡’,‘绝不饿死一个人’,‘洪水不退一日不回’——话说的这么满,被打脸了怎么办?会沦为别人攻击父亲的口实的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赵守正闻言不禁忐忑道:“青藤先生不是说,当官就要说大话办大事吗,不声不响还不如个蛤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往后只听他给你出的主意,不要连他信口胡柴都当真。”赵昊无奈的扶着额头,老爹这人太信实了,徐胖子说啥他信啥,弄不好就被他带沟里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过来,整个昆山县的官员士绅百姓,都带着或浓或淡的败犬之气。

    通过短短的接触,赵昊就明显感觉到,所有人被笼罩在可怕的失败者情绪中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绪支配下,人们不相信胜利会到来,不相信奇迹会发生,反而会陷入宿命的漩涡中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他看到的这样——官员们懈怠,士绅们自私,老百姓麻木。

    想想那前任冯县令,都被这样一个环境给糟蹋成什么样了?

    也许自信无畏且钝感的赵二爷,正是适合昆山官民的那一款老父母吧?

    当然前提是,赵二爷吹得那些牛,得实现了。

    不然,强行驱动起来的昆山官民,肯定会彻底变成灰暗的宿命论者的——

    反正怎么挣扎也不会又改变了,我们往后还是少费点儿力气吧。

    哎,赵公子感觉自己肩上多了副沉甸甸的担子。

    咦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ps第三更完成,今天再加一更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