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五十章 徐原地爆炸!
    小阁老是空手出的文渊阁。

    演戏嘛,当然要做戏做全套了。

    既要有像老爹那样把东西都收拾走,告诉三位大学士,他们轻易请不回自己了的。

    当然也要有小阁老这样,一样都不拿,明摆着告诉三位大学士,自己还会回来的!

    父子俩的意思加起来,才是完整的意思。

    前脚徐阁老出了西华门,后脚徐璠就出了午门,来到承天门外的六科值房。

    对自己豢养的汪汪队面授机宜,得到他们会为自己立大功的保证后,小阁老才准备家去。

    谁知在千步廊又碰上通政司的人,得到一个恶心的消息——刚接到杭州的加急禀报,四月初一,杭州发生日食……

    这让小阁老刚刚有些好转的心情,再次变得糟糕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府!”徐璠猛地放下轿帘,不再理那右通政。

    ‘居然真让那小子猜着了!’

    小阁老阴着脸坐在轿子里,一阵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想到那孽畜得意大笑的样子,徐璠就怒从心头起!

    他重重一拳击在车厢壁上,把轿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‘嘶,还挺疼。果然还是元春打起来更顺手……’想到这,小阁老有些迫不及待想见到儿子呢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徐璠回到西长安街的首相府邸时,天已经擦黑了。

    徐元春在院中迎接父亲回家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走路还一瘸一拐的可怜样子,徐璠又心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算了,毕竟是亲生的,打坏了以后还怎么打……

    再说,不是还有地震吗?光一个日食也不能算自己输了。

    他便按捺住大耳刮抽上去的冲动,问道:“你爷爷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爷爷没事,回来就跟戏班子泡在一起了,说是终于有时间,跟他们好好磨一磨戏了。”徐元春眼前尽是老爷子在云板声中,扮成花旦粉墨登场的画面,让人不可直视呢……

    他赶紧收回想象的翅膀,又禀报道:“但娘的事儿大了,刚才好一阵骂,现在还在房里生闷气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发什么疯了?”徐璠眉头紧皱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为了什么西山矿业,具体的孩儿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徐元春见成功把父亲的注意力,引导了母亲身上,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方才看到父亲那铁青的脸色,他真担心大耳刮子会抽上来呢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徐璠进去卧房,侍女赶紧为他除下官衣,换上居家的袍服。

    小阁老一边平伸双手,一边问坐在榻上生闷气的季氏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季氏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元春又惹你不高兴了?待会儿我打他一顿给你出气。”徐璠心说,我也顺便解决一下个人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打自己吧!”听他又要打孩子,季氏气不打一处来:“整天觉得这个不行,那个不对,错的最离谱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!”徐璠闻言,哄老婆的心思登时荡然无存。心说张居正怼我、老爹骂我、姓赵的嘲笑我,连你也要批我两句?

    真以为我是谁都能啐一口的痰盂不成?!

    “你吼什么?害我赔了十万两银子还有理了!”季氏是浙江豪族的大小姐,自然不会受他的气。

    “十万两,这从何说起?”小阁老神情一滞,挥手斥退了侍女。

    “西山煤业的股票啊!你非让我退了退了。”季氏气不打一处来,骂徐璠道:“知道现在八百股值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“能值多少钱?总不至于十万两吧?”徐璠黑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少说十二万两!”季氏心疼的都掉下泪来。虽然徐家有的是钱,但那都是公中的。长房的私房钱拢共也没个几万两银子。

    眼看着几个小叔子在老家捞得不亦乐乎,自己老公却在北京整天装大尾巴狼,收点钱还算作公中的,季氏早就急的不要不要。

    结果已经到手一笔巨额财富,又让他给硬生生推出去了……

    非但得罪了长公主且不说,还让自己必将成为,夫人圈子里巨大巨大的笑柄。

    其实她今天,本来是在定国公府上,跟几个玩得好的夫人聚会的。

    结果聊得正欢,国公府上的管事便跑进来,告诉夫人从西山带回来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众夫人先是难以置信,然后买到原始股的几个便喜不自胜起来。

    没买到的自然艳羡不已,喟叹自己没有发财的命……

    定国公夫人笑得合不拢嘴道,要说财运最旺的,还属小阁老家的,季夫人买的最多呢!

    众位夫人便纷纷向季氏献上彩虹屁,却把季氏差点没活活羞死。

    她都不敢说,自己已经把股份都退掉了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听完老婆的讲述,徐璠也像被人,从心口剜了块肉一般。

    还能听到滴答滴答的滴血声……

    “他们做梦去吧!”小阁老的自尊,让他强撑着发狠道:“这几天陕西要是不地震,我第一时间就封了整个西山!”

    “你封半年,老百姓就能造反。”季氏却不以为然的哼一声,其实这话她都是听那些夫人说的。“人家三千多煤窑摆在那里,又不会长腿跑了,一年半载不开工也不要紧!”

    “你,我……”小阁老憋闷怒吼道:“你放心,我一定想办法,让他们血本无归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等着把人都得罪光吧!现在京城里想买股票人不要太多!”季氏却比他头脑清醒,趴在榻上呜呜哭起来道:“再说跟我有什么关系?呜呜,我的十多万两银子啊。我还怎么有脸见人呐……”

    “徐元春,你死哪去了?!”徐璠无言以对,原地爆炸,抽出鸡毛掸子,转身出去,踹开了儿子的门。

    却见窗户洞开,徐元春已经不见了踪影……

    后墙根下,鼻青脸肿的徐元春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听着不远处传来幽幽咽咽的昆曲声,他仿佛赤身置身冰天雪地,紧紧抱着胳膊蜷成一团,好一个凄凄惨惨戚戚……

    徐公子哇得一声就哭出来,他忙使劲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“啊哈,你在这儿啊……”却还是被老爹听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鸡毛掸子从天而降,抽在他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我教你不好好读书,我教你不好好追李明月!你要成了长公主的女婿,哪有那小子什么事儿?!”

    鸡毛掸子劈头盖脸的落下,徐元春起先还抱头躲闪,听到最后两句,却不由痴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倒是躲啊,不动弹我抽着有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ps第五更,12300票加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