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九十二章 便宜了那业障!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隆庆皇帝闻言,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。“在一起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字面的意思。”宁安说出了藏在心里的秘密,感觉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,全都倍儿爽!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隆庆皇帝将两根大拇指勾起来,对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宁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,你告诉朕。”隆庆皇帝笑着看向宁安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宁安警惕的看着皇兄,总觉得他笑容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“我要干什么?!”隆庆皇帝的声音陡然高了八度,暴跳如雷道:“朕要杀了,不,阉了他!”

    说着他使劲捶着桌子,破口大骂道:“哪里来的业障?居然敢勾引我妹子,坏朕皇妹清名,真当朕这个皇帝是任人欺负的小蜜蜂吗?”

    气急败坏之余,他不慎带出了羞耻,但覆水难收,只能愤愤嘟囔一句。

    “蜜蜂再小也蜇人!”

    “呜呜,你凶我……”却见宁安红了眼圈,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该凶吗?”隆庆神情一滞。

    “父皇驾崩的时候,你说有你在,什么事都会帮我抗的……”宁安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不然我才不会跟你说呢!你个骗子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哭,别哭。”隆庆看着妹妹一把鼻涕一把泪,登时就心软了三分,却仍板着脸道:

    “再说朕也没说你的不是,都怪那业障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死缠烂打追的人家。”宁安却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你?”隆庆大张着嘴巴,指着妹妹半晌,终究还是放下手指道:“你到底图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就喜欢这么一个人,你说我图什么呢?”宁安红着眼圈道:“流连花丛的人是不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寡妇说这种话,是不是有点……”隆庆哭笑不得道:“那李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从来没喜欢过他,是被父皇逼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他。那为兄也记得,你结婚前,也有个喜欢的人儿吧……”隆庆皇帝这话,仿佛在比烂一般。“他叫赵什么来着,名字好像跟张师傅有点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人儿!”宁安破涕为笑、满脸幸福道:“十六年后,我们又在一起了!”

    “我反对!”隆庆马上拍案道:“我大明没有再嫁的公主!”

    “就允许你们男人再娶……”宁安一脸不屑。

    “你挤兑我有什么用?”隆庆叹口气道:“就是朕答应你,又有什么用?那些文臣还不炸了锅?你想再来一场大礼议吗?”

    “一群王八蛋……”长公主一阵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啊,我想起他叫什么来了!”隆庆皇帝忽然一拍脑门,大声道:“叫赵守正!不错就是这个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赵郎!”见皇兄想到了,长公主也不藏着掖着了,直接摊牌道:“皇兄,你要是杀赵郎,我也马上不活了。你要是分开我们,不让我们再见面,我就去落发为尼,也让你一辈子见不到你自己妹妹!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朕就你一个妹妹……”隆庆皇帝不由嘟囔道:“怎么能为了个业障不见哥哥,你也忒狠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杀我的赵郎呢,到底谁狠心?”宁安没好气的别过头去,又丢出一张王牌道: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拦着我们,皇店的事情,我也不让你为难……我知道贵妃缠磨你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可以让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业障在你心里,还挺重要呢。”隆庆皇帝不禁吃醋道。

    不过他确实也被李贵妃烦的不行了,既怕她动了胎气,又不好意思跟妹妹开口,正为难的不要不要呢。

    “我只要赵郎,我们一起去西山挖煤也愿意。”长公主便紧攥粉拳表态道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隆庆皇帝闭上眼睛寻思了半晌,终于不情不愿的开了条缝道:

    “朕最多就是个默许,但不能让你和他公然在一起,这是最大限度的让步了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皇帝语重心长道:“你我既然蒙祖宗荫庇,就得遵守祖宗成法……至少表面上不能违背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把祖宗搬出来了,我还能说什么?”宁安听了那个心花怒放啊,其实从一开始,她所求的不过就是这样罢了。

    堂堂正正在一起这个愿望,还是留在下一代身上实现吧。

    “成吧。”但面上,她就像受了多大委屈。

    隆庆又叹了口气,拿起帕子递给宁安道:

    “对了,皇产你也别都交出来,我看不如把皇庄给彩凤她爹打理。那些皇店还是归你管吧,他个泥瓦匠懂什么啊?”

    长公主听了心里很舒服,知道皇兄还是一样心疼自己。但她已经打定主意送李贵妃个人情,送一半、留一半算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“不必了,兄长要是实在过意不去,就在西山矿业里入一股吧,省得有人说三道四。”

    “嗬嗬嗬,贿赂朕。”隆庆开心的笑了,他为什么喜欢这个妹妹?亲的天生亲之外,还因为她总是源源不断的送钱给他花。

    当年在裕邸时,宁安就没少周济他,没想到当了皇帝,还要靠自己妹妹接济。

    你说让朕如何不纵容她?

    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那怎么能叫贿赂呢?那叫进贡。”宁安拍了一记马屁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说得好!”隆庆龙颜大悦道:“不过你把皇店、皇庄都交出来,已经很很吃亏了,朕不能赚起便宜来没够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就当这依然是天家的买卖。但不必汇入皇产总账。”说着他略一沉吟道: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你依然可以打朕的旗号,但赔了赚了全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……”宁安再一次淌下泪来,但不同的是,这次却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感动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前半生凄苦,但后半生有赵郎和哥哥的宠爱,已是远超常人的幸福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,要给朕注意,不要,不要……”皇帝欲言又止了片刻,还是板着脸咳嗽一声道:“你懂得,那样可就瞒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你想哪去了?”长公主面似火烧,剜一眼隆庆道:“我们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……”隆庆干笑两声道,心说是啊,朕还不好色呢。

    不过跟妹妹说这种话题,已经尴尬的要死了,他点到即止的站起身,伸个懒腰道: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朕招兵的钱有了,彩凤那里也有交代了,你也算如愿以偿了,可谓三全其美。”

    说着,忽然面色一沉,咬牙切齿道:“就是便宜了那业障!”

    宁安吐吐舌头,反正目的达成了就好,还能不让皇兄嘴上出出气了吗?

    ps第二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