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七十二章 冲冠一怒为赵郎
    十王府街,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暖阁外,啪啪啪啪的算盘声,雨点般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进了腊月,京城诸多皇庄、皇店的管事们,便带着本处的账本来府上报账。

    十几名账房一手飞快的拨动算盘,一手提笔工整的记录着盘账的结果。

    他们要在几天内,将上百本账目全都核算完毕,然后汇总成一本总账,好让长公主殿下向隆庆皇帝禀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暖阁内,长公主殿下慵懒的靠在软榻上,手里拿着柳尚宫呈上的账页,两眼却没有焦点。

    柳尚宫见状暗叹,哎,殿下又又又走神了。

    果然,便听长公主幽幽问道:“你说,明月的脚,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才几天,哪有那么快?”柳尚宫无奈道:“怎么也得养到过年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,看来得另想办法了。”长公主无意识的将那张纸搓成管状,越搓越细道:“那你有没有好主意,让本宫能再见赵郎一次?”

    “奴婢没有。”柳尚宫郁闷道:“奴婢只知道,殿下再搓下去,外头那些账房就要前功尽弃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长公主这才发现,自己已经把手里的纸,搓成根棍子了。

    忙讪讪将其小心展平道:“要不,本宫也做个文会吧?”

    ‘噗……’柳尚宫险些一口老血喷出,殿下啊,你不是唐朝的公主啊,而且你还是个寡妇。

    这要是把一群老爷们弄家里开个堂会,我的天哪,那画面简直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估计隆庆皇帝脾气再好,也得把殿下揪过去狠狠骂一顿吧?

    至于她这个可怜的尚宫,毫无疑问将成为公主的替罪羊,被宫正司活活打死……

    可怜的柳尚宫正搜肠刮肚,想着如何打消长公主这一愚蠢的念头时。

    便见府上的宦官头领,中使司姬司正快步进来,凑在公主身边小声道:“殿下,刚刚接到禀报,赵孝廉被顺天府的人给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原本懒懒散散的长公主,闻言一下子坐起来,一把撕碎手中账页,厉声道:

    “你给本宫说清楚?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长公主这一嗓子传到暖阁外,把战战兢兢的账房们,吓得一哆嗦,纷纷拨错了算珠子……

    得,这得打哪重算啊?账房门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却已经顾不了这些了,听姬司正禀报完之后,她便进入了暴走状态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给本宫摆驾,我要去顺天府!”

    柳尚宫和姬司正忙拉住她,苦苦相劝道:“殿下,使不得啊,你这一去,可不就什么都明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殿下,你这不是救赵孝廉,是在害他啊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不能看着赵郎被他们欺负了!谁也不能欺负他!”长公主眼泪刷得就下来了,痛心疾首道:“万一他们要是对他用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顾不了那么多了,本宫先把人救出来再说……”那画面简直不敢想象,说着她又要往外冲。

    “殿下,没那么严重,请赵孝廉去的是顺天府,又不是东厂锦衣卫。”柳尚宫使劲把她往回拖。

    “读书人做主的地方还是讲规矩的,”姬司正也劝道:“赵孝廉怎么说也是个举人,他们不会对他动粗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好劝歹劝,好容易把长公主拉回了软榻上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这么干等着。”长公主紧咬着朱唇,寻思片刻,忽然眼前一亮道:

    “把承恩给我叫来!”

    柳尚宫和姬司正的下巴,差点惊到地上。

    让亲生儿子去救老情人?这样的骚操作,大明朝找不出第二个吧?

    ‘殿下还真是为爱不管不顾呢……’

    两人终于体会到了,长公主殿下爱得有多么认真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李承恩因为上次妙峰山滑雪的事儿背了黑锅,最近一直被关在家里闭门思过。

    见母亲终于想起自己,他赶忙开心的跑进暖阁,然后乖巧的像个太监道:“娘,我知道错了,”

    “真知道错了?”长公主演技精湛,只要给她点时间调整情绪,便又是一个端庄威严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真的,比真金还真!”李承恩忙使劲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顺天府一趟。”便听长公主沉声吩咐道:“上次救你妹妹的赵小哥遇到了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麻烦?”李承恩不解。

    “他父亲不知何故,被顺天府抓去了。”长公主一脸语重心长的教训儿子道:“娘常教导你要知恩图报,现在就是咱们报恩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找个人去一趟就是了,我和顺天府又不熟。”李承恩挠挠鼻子,好似是嫌麻烦。

    其实他是有些怵头……毕竟要是随便个权贵,就能把堂堂顺天府唬住,那北京城也就没有王法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继续在家里待着吧。”长公主微微一笑道:“今年都别想出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介。”李承恩赶忙求饶道:“我去、我去还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拿着本宫的玉牌去,告诉曹三旸,不管赵孝廉犯了什么事,本宫都替他兜着了。”

    便听长公主冷哼一声道:“姓曹的要是不放人,本宫就亲自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听得一旁的柳尚宫嘴角直抽抽,心说赵孝廉要是不赦之罪,你也替他兜着?

    但能让殿下不亲自去这一趟,已经是她的极限,柳尚宫可不敢再节外生枝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李承恩闻言却心下大定。

    有了他娘的玉牌,小爵爷便能在四九城里横着走。

    只是激动之余,他未免也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母亲平时十分低调,从不拿长公主的身份胡作非为,怎么为了不相干的两个人,居然如此大动干戈?

    “母亲,真有必要做到这个份上吗?”李承恩忍不住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爱啊。”便听长公主幽幽一叹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李承恩一愣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母亲,有多爱你们兄妹了吧?”长公主慈祥的看着儿子:“若是你被旁人救了,娘也一样会这样报答的。”

    李承恩登时全身一热,鼻头发酸,深信不疑的心说:‘是了,因为母亲太爱我兄妹了……’

    “得令!”然后他就像得了牌票的衙役,全身充满了干劲儿。

    “完事儿后,一定请他们来家坐坐,上次走得太匆忙,为娘还没好好谢谢人家呢。”长公主最后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母亲放心吧。”长公主家的傻儿子重重点头道:“我一定会把他们家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深深吸一下鼻子,强抑住激动的心情道:“毕竟,我也得好好谢谢人家,救了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ps第二章,求月票推荐票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