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三文学 > 历史小说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嗡的一声,大堂中众人皆惊呆了,纷纷倒吸着冷气,使劲揉着眼睛,掏着耳朵,总觉的方才这一幕是自己的幻觉。

    但不论他们怎么揉眼,依然可以看到小公爷保持着深鞠躬、高拱手的滑稽姿态没有变。

    赵昊也仿佛被惊呆了,站在那里良久无语。

    其实他只是想让徐邦宁多拜自己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赵公子,我错了……”徐邦宁哪曾当众做过如此羞人的动作?他涨红脸看着地砖,高声叫道:“是本人御下不严,打扰了味极鲜的生意,家父已经狠狠训过我了,万望赵公子和家中长辈原谅。”

    见赵昊依然没反应,徐邦宁便径直站起身,朝外一挥手,闷声道:“还不抬进来!”

    马上便有几个护卫,抬着两张门板进来,重重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,哎呦……”两个鼻青脸肿不成人形的家伙,发出凄惨的吃痛声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依稀看出,其中一人乃是昨日带头来讨债的那个徐府管事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另一人是谁?

    “这个杀材就不用说了,另一个是我别院的管家,就是这对父子背着我,败坏徐家的名声!”徐邦宁一阵咬牙切齿,也不知是对赵昊,还是对这俩奴才的恨意。“我已经打断他们的腿,把他们逐出徐府,任由赵公子发落!”

    赵昊微微颔首,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。

    见他缄口不语,似乎还不满意,徐邦宁便又一挥手,一个奴仆奉上了一盘黄澄澄的金元宝,金锭上还搁着三张纸。

    “这是方掌柜当年的借据,还有他在秦淮河酒楼的地契和房契,现在都退还回来。”徐邦宁一指那托盘道:“另外还有黄金两百两,是本人私人赠给赵公子,以弥补这几日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赵昊这次点头的幅度加大了不少,一旁的高武便接过了托盘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大堂中的食客们,又是一阵低声惊呼,从来都是别人孝敬徐家,还从没见过徐家出血呢。

    今天真是开了眼了。

    “赵公子,事情到此为止,可好?”徐邦宁听着那些七嘴八舌的议论声,只觉如芒在背,一刻都不想在此滞留。

    “妥。”赵昊终于吐出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徐邦宁如蒙大赦,拱拱手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下。”赵昊忽然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还有何事?”徐邦宁紧蹙着眉头,快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把人带走,不要影响本店的生意。”赵昊瞥一眼门板上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带走带走。”徐邦宁没好气的一挥手,当先出了味极鲜。

    等徐邦宁一伙人出去,食客们再也忍不住,爆发出哄堂的叫好声。

    “好,赵公子威武!”

    “赵公子真是深藏不露啊,居然能让堂堂小公爷吃瘪!”

    “是啊赵公子,快讲讲你是怎么做到的!”

    “赵施主,此情此景,定当赋诗一首!”此话自然是惯会见缝插针的雪浪所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捣乱,”赵昊瞪他一眼道:“大家的菜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赵施主一定要作首诗,不然我们可不答应!”食客们却跟着和尚起哄开了,一起高声道:“作诗作诗!”

    听得马湘兰捂嘴直笑,却同样满目期待的望着赵昊。

    赵公子推脱不过,只好叹了口气道:“好吧,既然如此,那我就借花献佛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,是公子听来的。”众人早就知道他这奇怪的习惯,哄笑着无人当真。

    赵昊轻咳一声,登时满堂针落可闻,众人便听他用清朗的声音吟诵道:

    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

    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!”

    “好,好诗!”众人不由齐声叫好,虽然这诗不如‘最是人间留不住’惊艳,也没有‘百无一用是书生’的深度,但自有大无畏的嶙峋风骨,更有少年之朝气。

    “今日方知赵施主,仍有少年凌人气!”

    雪浪感慨一声,马上提笔,将这首《竹石》敬录在楼梯口的粉墙上。

    当然,按照赵昊的习惯,是不留落款的……

    “给大家换一桌热菜。”赵昊吩咐方掌柜一声,方掌柜马上满脸笑容的进厨房安排了。

    伙房里,大厨们运铲如飞,帮厨们刀影重重,就连伙计们跑堂的速度,都比平时快了三分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的恐惧和忧虑烟消云散,生出无穷的干劲!

    ~~

    徐府的车队等在蔡家巷的大街上。

    徐邦宁黑着脸上了辆装饰有金银纹理的豪华马车,一屁股坐在了软榻上。

    府军后卫指挥使刘应芳,给徐邦宁递上冰镇的葡萄酒,一脸不解的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徐邦宁憋闷的叹口气,无法透露真正的原因,就只能胡编个借口道:“他家长辈求到老头子那,我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行,你不动弹,我自己收拾他!”刘应芳却不想,就此轻易放过这棵摇钱树。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,绝对不能骚扰味极鲜!”徐邦宁却黑着脸,瞪一眼刘应芳道:“不然人家都会算到我头上的!”

    “好好……”刘应芳只好先应下,犹有不甘道:“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关键时刻,不能出乱子。”只听徐邦宁幽幽道:“等我的事情搞掂了,自然会一点点炮制那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仰头饮尽猩红的酒液,将酒杯狠狠掷出窗外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味极鲜二楼,赵昊等人看着徐家车队远去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,就这么了了?”吴康远有些难以置信,他的招式还没用出来呢,怎么就结束了?

    却听啪地一声轻响,众人只见那辆豪华马车中丢出了一物。

    “看来没有。”王武阳眼尖,指着街上道:“小公爷扔了个碧玉酒杯出来,这得多大怨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允许人家发泄了吗?”赵昊却不以为意的坐回了桌边。

    “堂堂小公爷,何时如此低声下气?”华叔阳有些通感道:“估计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他咽不下也得咽。”赵昊淡淡一笑,他可知道徐鹏举机关算尽,最后还是落了个满盘皆输,结果让不受待见的大儿子,当上了魏国公。

    徐邦宁,注定败犬一只而已,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当然,这些理由都没法说出口,是以他在众人眼中,便又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再没有人会认为,他是在故弄玄虚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下午,最后一桌食客散去,赵昊下楼准备回家。

    大堂中,马湘兰也离开琴台,准备回自己的住处小憩。

    整日在城南城北来回奔波,谁也受不了这份劳顿。上个月,她便在蔡家巷租了个小院住下,这样每日步行上下班,中午忙完了还可以回去睡个午觉,确实要比原先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两人便一起出了酒楼,赵昊难得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让你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马湘兰微微摇头,轻言细语道:

    “公子胜券在握,湘兰瞎操心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赵昊本想自吹几句,忽然想到雪浪和吴康远的调侃,顿时不知该怎么聊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过能看到公子另一面,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马湘兰朝他福一福,撑起油纸伞,挡住了过午的烈日,也挡住她脸上羞涩的表情。

    ps还有40小时上架,上架十连更,大家一定要订阅啊!求推荐票!!!